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坠落海平面的那颗星

×海贼AU

×没什么逻辑的小甜饼一发完

×《小明星大跟班》征群众演员,请点此参与面试→

 


01

 

李熏然是邻海一个小镇上的孩子,和其他同年龄的孩子一样从小就向往着广阔的大海,总是靠在窗台上看着远处的波光淋漓,幻想着总有一日能到看不见的彼端去冒险和主持正义,小小的脑袋瓜子里能装的东西也不多,除了课堂上老师们唠唠叨叨的知识,就是那些指南针、航海图、数不清地神话传说和威风凛凛的海军旗。李熏然引以为傲的东西很多,聪明才智、敏锐的反射神经和身高等等,而其中最令他骄傲的一项,就是说到做到从不打马虎眼,于是在他立誓要踏上海洋后的第十五年,他终于是背着自己的背包,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翻墙奔向了码头。

 

只可惜约莫是太黑了,一时之间拐错了路,跳错了船,从一个堂堂正正的小海军,变成了一个贼头贼脑的小海贼。

 

02

 

虽说是阴错阳差当上了海贼,但跟着那些偷抢拐骗不学好的同伙,李熏然愣是成长成了一个正气凛然的小海贼,要抢就得抢富人那些不义之财、走的时候还要顺便救济一下穷得没饭吃的孤儿,从西边无情无意的贵族庄园抢了一篮苹果,转眼就在东边分了半篮给一个家中主人生了病而陷入困境的小家庭,李熏然一边啃着到手的一颗,一边把剩下的全分给了没收获的船员们,还义正严词地昂着下巴说咱们取之于民总得还之于民,这样有借才有还,下回来抢苹果还能有人帮着打掩护。

一个海贼听话听了一半,兴致勃勃地问李熏然说那是不是以后来这岛上就能有苹果树?

李熏然被问得一噎,吐出嘴里的苹果核故作认真地说:等会儿你们吃完了把这核丢海里,大概就能长出苹果树吧。

于是船还没开出半哩,海面上便全都是吃剩的苹果核。李熏然头也不回地走进船舱里,砰地关上了门。

 

哎呀,没文化真可怕!

 

03

 

海上好玩归好玩,但漫无目的地飘流偶尔打打闹闹也还真没见过什么大场面,那些什么遇上可怕的吃人鲨鱼,被海军追杀逃至天涯,然后撞上无名小岛发现壮观的财宝等等剧情一概没出现,李熏然躺在甲板上望着天空,数了半天也才数到五只海鸥。无聊,太无聊了。他忿忿不平地想,早知如此就好好待在路地上,没个球踢也还能喝喝椰子汁,胜过连鱼都钓不到的生活。

李熏然翻了个身,透过船身的缝隙望向一望无际的海平面,盯久了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小黑点,他还以为自己是被晒得眼花了呢!直到那黑点越来越大,从朦胧的轮廓变成船型;直到瞭望台吹响了注意的号角;直到船长举着刀说坚守岗位誓死奋战时,李熏然才突然回过神来。

 

卧操,是另一艘海贼船,传说中的自相残杀来了!

 

04

 

咸咸的海水混着血腥气,冲进口鼻里全是呛人的味道,李熏然趴在海贼船爆炸后的木板残骸上止不住地咳着,刺眼的阳光晃得他双眼什么也看不清,破破烂烂地衣服全是血污,他的小腿半泡在海里,整个人载浮载沉,刚才爆炸的冲击让他暂时晕了过去,醒来后船没有了、同伙也没有了,只剩自己一个人孤伶伶地飘在海面上,只在此洋中,海阔不知处。

大概是会被晒死,或是被饿死,李熏然迷迷糊糊地想着,抽了抽鼻子,闻到一股鲜甜的铁锈味,又忍不住多给了自己一个新的死法——也有可能是会先被鲨鱼给吃掉。

 

当木板撞上一艘小船时,李熏然基本上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他隐约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

好吧,至少不怎么疼。他用最后仅存的力气在心中咕哝了一声,真是只温柔的大白鲨。

 

05

 

李熏然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原来天国也有海和船。他躺在一个铺着棉的床铺里头,身边坐着一个皱着眉严肃得要死的天使,那天使听见他的胡言乱语把眉头皱得更深了,手中的瓷碗和汤匙撞得叮叮当当响,一凑近李熏然就闻到了那苦翻天的味儿,这下换他学着天使皱眉了。

「我都死了,能不能就别折腾我了?」他委屈巴巴地眨着眼问。

结果天使彷佛被吓到了,愣了一下,又是查看他的伤势,又是摸摸他的额头量温度,最后慎重地解释着说:「你还活着,没死。」

所以你不是天使?李熏然瞪大了眼睛,他左右张望了一圈,用力地嗅了嗅弥漫在药草味中淡淡的海风,突然恍然大悟自己似乎做了件愚蠢的事,他扭扭身子想把自己缩进棉被里头,一动就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嘶嘶叫。

「别动,等会儿伤口又得裂开。」

不是天使的天使压住了他的身子,小心翼翼的将他扶了起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着他喝药,李熏然越喝越觉得舌尖泛着一层苦涩,就连伤口也都在跟着泛疼,他愁眉苦脸地想自己宁愿死掉也不愿喝药,嘴里就被天使塞了一颗糖。

「小海贼。」那人看着他顿时发亮的眼光,忍不住抿起唇轻笑了一声。

 

你才小!你全家都小!李熏然喀地一声,恶狠狠地咬碎了糖果。

 

06

 

后来李熏然才知道,那个被他误以为是天使的人叫做凌远,而且事实上一点也不小,不只年纪不小,就连职位也不小,不仅是个船医还是个船长。

李熏然伤好了待不住船舱,脱了海贼装换了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像个小跟班似地跟着凌远在整艘船上溜达。船员们从一开始不解的眼神到后来习惯成自然,对着这个横空出世的小海贼也算得上是礼遇有加,那个叫三牛的航海士还曾偷摸摸地抱了堆海螺来跟李熏然一起享用,结果害得两个人一起吃出了肠胃炎,被凌远冷着脸痛斥了一顿。

一样是望着闪烁的星空数星星,可是这会儿身边多了个凌远跟他说牛郎和织女的故事。

一样是垂着钓竿钓不到半只鱼,可是这会儿有了个凌远教他用网子捕捉成群的飞鱼。

一样是躺在甲板上无所事事,可是这会儿转头就能看见凌远笑着说地板凉别躺着。

李熏然突然觉得日复一日的海上生活一点儿也不无聊了,虽然没了当海贼时三不五时地追赶跑跳碰,可是每到一个小岛凌远都会带着他一起上岸去采集药草或是帮人治病,李熏然虽然花花草草一窍不通也不会看病,但倒是借着每个上陆的机会把自己的专长发挥了十足十,凌远在当神医呢,他就在街头巷尾追着偷鸡的小偷跑,时不时还要给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来个过肩摔。

李熏然终于是又当回了他正义的小使者,而且还不是走歪了的正义,现在谁都知道凌神医的身边跟着个不是海军的小海军,专门打击罪犯伸张正义。

 

可是凌远还是喜欢喊他小海贼,抗议无果的李熏然扁着嘴问为什么,被凌远瞇着眼的笑给拨乱了心跳。

 

07

 

那是一个吻,也是一个回答。


因为你抢走了我的心。

 

 



评论 ( 17 )
热度 ( 209 )
  1. 爱围观的ssica强摘的果实不甜 转载了此文字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