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精神交融的性/爱堪称淋漓尽致 PWP

捞一下《小明星大跟班》预售,今晚八点!小明星李然然和你相约淘宝见!

 

×凌李向哨文《绕圈》实体本彩蛋番外

×已完售多时,趁最近太忙没时间写文拿出来混个更(欸)

×PWP,精神图景中的3P,双凌远x李熏然,双龙预警

 

李熏然啃着干硬的面包蹲在街角,满脸的油光和胡渣,就连身上的衣服也都皱得不堪入目,他狼吞虎咽地三两下就解决了手中的食物,彷佛早已饿了几天似的,车站来往的路人很多,可是肯朝他瞥上几眼的人几乎趋近于零。没有人会愿意花时间去注意那些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流浪汉。李熏然蹲守在这里等连续强盗杀人犯,已经连等一个星期了,把自己从假的流浪汉等成了真的流浪汉。

他拖着腮子看路人,把穿红衣的看成了牛肉干、穿黄衣的看成了香蕉、穿绿衣的看成了小黄瓜,穿卡其色的看成了烤马铃薯……肚子毫无保留地咕噜噜叫了起来,他越看越饿,饿得把强盗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

有个人走过了李熏然的面前,从口袋拿出手机时掉了一团纸屑,李熏然突然眼神一变,眼捷手快地抄起那纸就往小巷里走。他背着外头的车水马龙,咬着脱皮的唇翻开手里那张被撕碎的广告传单,接着忍不住骂了一声脏话,把那儿所有的流浪汉都给吓了好大一跳。

 

「所以……你在那儿守了一个星期,结果嫌疑犯却在五十里之外因为不小心溺水落了网?」傍晚,凌远看着灰头土脸、有气无力地踏进家门的李熏然,挑起了眉毛说。

「别提了。」李熏然垮着肩膀把自己塞进餐厅的木头椅子上,满肚子怨气地还想抱怨些什么,却被凌远严厉的、冷不防的一声起来给吓得站了个军姿。

「去洗澡。」凌远皱了皱眉说。他起身挽起居家服的袖子,走进厨房拿了抹布回来却看见李熏然还站在原地没动,于是他又重复了一句:快去洗澡。

「远哥,你嫌弃我。」李熏然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儿,浑身的毛发全都脏得纠结成一团却还不肯洗澡,尾把甩呀甩得好不委屈。

「你一星期没洗澡还想让我不嫌弃你?」凌远说,「快去洗澡,洗完我给你煲汤喝。」

「我要喝汤!」李熏然双眼立刻就亮了,他兴奋地朝着凌远迈出一步,没想到凌远却是后退了一步。

嘿嘿,远哥。李熏然抹了抹鼻子坏笑着往前,凌远又退了一步后干脆不退了,精神力一张庞大的压力就把李熏然给压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几年过去,李熏然从副队升成了队长,凌远的精神力也回到了过去应有的水平,被困在原地的李熏然有些自讨没趣的撇撇嘴,一只哈士奇嚎叫着滚到了地板上,白狼摇着尾巴从卧室慢慢地踱了出来。

『远哥,我错了我乖乖去洗澡,你快放过我吧。』李熏然眨眨眼睛求饶,凌远昂起下巴一秒就把精神力给收得干干净净,李熏然朝着浴室奔去,刚进去没多久却又探出头来巴在门框上喊人,凌远从擦椅子大业中抬起头来,就看见他家哨兵眼巴巴地望着自己。

『远哥,那煲汤能喝辣的吗?』

『……我另外帮你订了份麻辣小龙虾。』

李熏然欢呼了一声,砰地一声甩上门开始边洗边唱,凌远低头继续擦椅子,擦着擦着不由得弯起了嘴角,他的熏然出完任务回来了。

 

李熏然剥小龙虾,凌远剥李熏然


「远哥,你能不能快退出去?」李熏然在地毯上当起了搁浅的鱼,仰着头大口大口地吸气。

「我已经出来了。」凌远翻身就躺在了李熏然旁边,抬起前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说。

「……」李熏然瞇起了眼睛看他,「精神世界里的也出去。」

凌远闻言却是勾起了一抹笑,李熏然瞪大眼睛心中不祥的预感才刚冒出头,脑海中的凌远便扣住了他的腰蹭了蹭,股间硬物火热。

 

我去!你给我滚出我的脑袋!

 

 

 

-

现在再回头看一遍只觉得……

唉唷我那时候对凌院长怎么这么好啊哈哈哈哈哈!

感觉凌经纪都要来追杀我了23333

目前停车场只剩石墨,如打不开的话我……再来想想办法囧


评论 ( 26 )
热度 ( 453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