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多CP】第二十四夜 (全员情报特工AU)

*题目发想来自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暗示着一个脱离现实的嘉年华世界,任何离奇的事件都不需要合理的解释,所有不合常理的结局也都可以成立。

*CP:谭赵、凌李和一句话庄季,顺便带上兄弟情玩。

*全员都是情报特工AU


《小明星大跟班》预售

 


01

 

郊区一幢小别墅里头,连熬了两个大夜的赵启平正在补眠,阳光透过落地窗撒在他身上,在他的周身镀出了一圈淡金色的光晕,他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半睡半醒地用脚趾钩着薄被往上拉,才刚蒙住脸昏昏沉沉地陷入浅眠,床铺却突然随着一声砰的闷闷声响而振动了一下,紧接着第二下、第三下——

好不容易能睡个觉,躺上床却跟躺上船一样晃,赵启平忍无可忍的哗地一声就坐起了身子,睁开的眼里全是血丝,像是鸡窝的脑袋写满了生无可恋。

楼底下传来的爆炸声还在继续响着,砰砰砰,像是烟花一样在背景播送着。

 

季白正在地下室进行他一如既往的火药改造研究,这次他把火药浓缩进了一般92式半自动手枪的子弹中,小小一发子弹,没什么后作用力,直线射出后却能在命中目标的瞬间引起一场小型规模的爆炸,他站在特制的隔离室里头对着标靶试射了好几发,但因为火药的配方还没调备好的关系,火力并不如季白想象的猛烈,他带着耳罩皱着眉,迅速地拆了枪把子弹拿出来对着光端详。

 

「三哥——」从二楼走下来的赵启平有气无力地攀在地下室门口,对着眼前宛如一个小溜冰场的纯白空地喊了喊,也没管人是不是有听到,一屁股就坐上了地板。

等到季白从监视屏幕里看见他身影而从隔间走出来时,他已经昏昏欲睡的就快要失去了意识。

「要睡回房间睡去,别睡在这档路。」季白把耳罩挂到了脖子上,手里还拿着那把92式半自动手枪,他站到了赵启平的面前挡住光说。

赵启平真的是已经累到连抬起眼皮都不想抬了,他像只高傲的猫儿似的挥着手、咕哝着问:「别别别……三哥,你搞完你那会砰砰叫的玩具了没?……」

「没搞完,还得再研究一会儿。」季白挑了挑眉说,「不过它暂时是没法再继续砰砰叫了。」

「那太好了,我不行了,我得睡会儿。」赵启平一面说着,一面滑到了地板上躺平,条纹的丝质睡衣很薄,耐不地板上传来的凉意,但他实在是太累了,一时之间也管不了这么多,睡意袭来之际谁都无法抵挡。

「赵启平,回你自己房间睡去。」

「就让我在这睡……我睡旁边……不挡路……」赵启平说着,翻身往墙边一缩,就这么不动了。

季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像毛毛虫一样扭曲在墙边的人,好不容易才忍住往他屁股上踹下去的动作。

看来昨晚是真的累到了,季白摇摇头,转身走进储藏室,翻箱倒柜翻出了一条印满笑脸的黄色毛毯来——谁的品味这么差?——他面无表情地把毯子盖到了赵启平的身上,没听见庄恕在远方第一医疗中心里头打了一个大喷嚏。

 

02

 

谭宗明一出军事科研所就沉着脸叫司机往特搜班的基地赶,前晚人手不足又事发突然,赵启平单独一个人去出任务整夜未归,虽然从后援的系统里可以看见他的生命指数一直维持在稳定状态,但谭宗明还是怎么样都放心不下,整整担心了两天,结果今早还没见到人又被科研所的一堆老头子给喊了去,他现在几乎可说是归心似箭。

刚到家就看见季白在客厅里翘着二郎腿,电视上拨放着外接天线的外国频道,满茶几都是摊开的炸弹设计稿。谭宗明心系着赵启平,匆匆打了声招呼就往二楼走,刚踏上几个台阶却又被季白给喊住了。

「找启平的话在地下室。」季白说着,咬了一口嘴里的苹果——怎么又是苹果?谭宗明一愣

,才刚在科研所里看见明诚啃苹果,现下又看见季白眼里全是既视感,难怪大家都说季三哥活得越来越像阿诚哥,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启平为什么会在地下室?谭宗明皱了皱眉,地下室除了储藏间、季白的研究室和日常训练室外空无一物,平时没出任务就只爱好自己那一些又古典又腐败的休闲娱乐的人,好不容易收队怎么又往楼下跑?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也不算,你自己去看看吧。」季白咬苹果的动作迟疑了一下,耸了耸肩说。

谭宗明二话不说地直接往下跑。

 

赵启平在地板睡得雷打不动,在角落窝成一团看得谭宗明是又气又心疼,他放轻了脚步走过去,缓缓地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启平,怎么睡这了?会着凉的。」谭宗明伸手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说,「回房里睡,好不好?」

赵启平好不容易睡上了一个小时,这会又有人来骚扰,他皱着眉像赶蚊子似的不耐烦,低声喃喃了几句没人听懂的话,翻身往谭宗明的小腿上一撞,又不动了。

谭宗明低头瞧了瞧缩在自己脚边的赵启平,叹口气直接把人拦腰抱了起来。

 

好险赵启平属于吃不胖的体型,体重略为重一点的谭宗明憋着气还是可以抱得起来。

 

03

 

导致赵启平单独一人出任务的原因其实有二,一是季白前阵子负伤刚痊愈被禁止出勤,二是李熏然申请担任卧底的报告被阿诚哥从中拦劫,被丢去了国外和凌远一起悬壶济世。

李熏然一个人在米兰人生地不熟,每天带着墨镜、穿着九分裤、露着脚踝在大大小小的广场上追鸽子,因为申请被拒绝了,就是玩也玩得不怎么上心,喂鸽子的饲料乱撒一通,没多久就被无数只胖鸽子给包围了起来。等到凌远离开了诊所回头去找人时,就只看见了一根笔直的鸟架站在广场正中央。

「李熏然。」凌远的大衣因为微风吹拂而掀了起来,他朝着鸽子群走过去,引起了一阵惊慌的扑腾,原本挤在李熏然身边的鸽子全都啪哒着翅膀挪出了一条路。李熏然回过头,在夕阳即将落下的橘红余晖里对着来人弯起了嘴角笑。

 

一声尖叫划破了含情脉脉的气氛,李熏然眼神一变,在群起乱飞的鸽子群中越过凌远冲了出去,刚抢了一个观光客钱包的扒手正急急忙忙地往巷弄钻去,李熏然凭借着优异的体能快速来到了扒手身边,随手一捞旁边摊贩里的法国面包,就当是棍子朝着人揍了下去。

 

凌远替人收拾了后面的事宜,先是赔钱给了小摊贩,又在造成骚动后领着人去警局作笔录,李熏然一股脑儿的和人讲英文,对面的警察一股脑儿地说着意大利文,两个人鸡同鸭讲却不知为何一拍即合地讲了很久很久。

坐在旁边一脸无奈且两种语言都听得懂的凌远表示:不要怀疑,这两真的是在瞎沟通。

 

才刚从警局出来,凌远就扣住了李熏然的手腕,在他装无辜地猛眨眼睛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小的硬盘——那是一个经过特殊程序处理的硬盘,本身拥有磁力可以依附在任何金属之上,并在启动后透过光导纤维自动窃取所有可获得的信息。他扬起眉,用两根手指夹着在李熏然的眼前晃了晃。

「我就说你怎么会和人聊这么久,原来是为了这个?」凌远抿着笑说,「谭总的新设备,是你拿来测试还是从小赵那顺来的?」

「你怎么知道这东西?」李熏然瞪大着眼睛说,「这可是新发明,我出国前几天才在平平那儿看见的,明明就是还未公开的产品!」

「你以为你阿诚哥让我进后援总局,会只让我当个单纯的外科医生吗?」凌远一边笑着一边把硬盘塞回李熏然的手心,抬手刮了刮他的鼻子说。

噢……这么说也是,阿诚哥那从小就精打细算的人怎么可能挖角一个人就只为了一件事。李熏然摸了摸鼻子想。

「不过,你在警局用这小玩意备份计算机数据,是为了什么?」

「那扒手,」李熏然朝着警局扬了扬下巴说,「我制伏他的时候看见了他手臂上的刺青,鲜花食人案的其中一名受害者也有同样的刺青。你说,我们这次会不会真撞上大案子了?」

「就你聪明。」凌远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神轻笑了一声,揽着他的腰往回家路上走。

「要是阿诚哥知道你在这给他搞出了个案外案,大概又得生气了。」

 

04

 

「才不会,只要把案子破了换小黄鱼回去打到他卡上,他就不会生气了!」

 

 

 

-

一发完……吧。

 


评论 ( 56 )
热度 ( 319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