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番番番番外、奖落谁家

×凌李演艺圈AU《小明星大跟班》全文可见目录

×此篇由于是现写,所以未收入在实体本中,请注意。当然如果不小心现写的写多了,我再考虑把他印成薄本之类的随书附赠233


金曲奖恭喜五月天得了最佳国语专辑&阿信得了最佳作词人,成名在望真的很好听,希望大家都去听听看TT

梦是把热血和 汗与泪 熬成汤 浇灌在干涸的 贫瘠的 现实上

当日常的重量 让我们 不反抗 倒地后才发现 荒地上 渺茫 希望 绽放

一兴奋就写了李然然得奖,哎哎哎好想写篇他和阿诚哥和平平一起唱歌噢TT

随文捞一发《小明星大跟班》预售 淘宝卖场  湾家google

 

 

演员李熏然近日被爆出与直属经纪人关系匪浅,热搜刚挂上首页不出一小时就被撤了下来,彻得一乾二净,就连相关的舆论也跟着全都消失。网上粉丝们一片哗然,一时之间完全摸不着头绪,纷纷转贴出刚才拼着手速截下来的图,可没过多久又全部消失殆尽。

出什么事了?别一声不坑的撤撤撤,如果是毁谤说出来大家好同仇敌忾的战啊!自从上回李熏然被黑事件过后全从女友粉转为亲妈粉的影迷一个接着一个跳出来喊冤,然而不管是当事人还是经纪公司都没有对此一事件发表任何的声明。

于是,到底这件事情是个乌龙还是另有隐情,全成了大家台面下的茶余饭后。

 

消息的走漏其实全都是个意外,那时候下着大雨,李熏然原本该是在片场里等着车子开到门口的,但不晓得到底是在着急什么,就连个五分钟都不愿等,下了戏直接就往还塞在门口的保母车冲,天雨路滑,他穿的又是双小牛皮鞋,一时没注意脚下踩了个水坑,脚一滑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然后便顺势倒在了一旁的凌远怀中,还好死不死的被前来媒体探访的记者们给拍得正着。

其实原本这些都不算什么,重心不稳嘛、跌倒嘛、被一旁的人扶住嘛,都算是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更何况是自家当红艺人对不对?就算尽全力抱住也是应该的!

但偏偏有间小众媒体不这么想,硬是天花乱坠的吹着两人如何又如何,怎样又怎样,甚至把两人斥资购买高档小别墅还同进同出的地下消息给捅出了台面。

于是,这消息成了所有报导#天雨路滑进了怀抱#下第一篇遭到封杀的新闻。

 

消息不是盛煊从中介入撤的,而是明影帝的亲姐姐,明氏集团的总裁明镜亲自打去该媒体高层撤的,小公司的老总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接到明镜的电话,瞬间从高高在上的大佬样变成只哈巴狗,恨不得穿过电话线去给人擦高跟鞋。

明镜觉得很生气,因为她觉得不管是做为一个传播媒介,还为一个新闻人的素养,都不该偷偷摸摸地去八卦别人的私生活,更不该莫名其妙曝光了她新购置的花园小洋房,害得她的小天地便成了观光地。

那天李熏然会这么慌慌张张耐不住性子就是因为接到了明镜在家中昏倒的消息,这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冒着雨伙同凌远驱车前往小别墅。

 

「好了,大姐,别气了,这热搜不都撤了嘛!外面那群烦人的小蝼蚁也都让管家赶了干净,您就别气了。」明楼坐在床边好言相劝着,不会削苹果只好负责将明诚削好的苹果插上叉子。

「就是大姐,别为了那些人又伤了身子,苏医生可说了,这些天您可得好好静养。」明诚嫌明楼笨手笨脚,自己拿过了苹果,差了一个递给明镜。

光是看着这两兄弟围在自己身旁团团转,明镜心里就安慰得很,那些小风波早就被抛诸脑后,但还是免不了要叮咛这叮咛那,不嘱托一下就不放心。

「我说你们俩紧张什么呀,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事儿,不过就是前几天累着了罢了,什么事都没有。」

「大姐,话可不能这么说,您那天这一倒啊,可吓坏我们了!这不怎么连凌远也跟着李熏然一起毛毛躁躁、急急忙忙跑回来,这才会——」

「瞧你说的,还都是我错了?」明镜瞅着明楼问,直把后者看得连声道不敢,「说到小远和然然,那天匆匆看一面还害得他们上新闻,我实在是过意不去,这会儿在哪?要不我打个电话关心他们一下。」明镜说着,就想起身去拿手机,被一旁的明诚给拦了下来。

「别别别,这会儿正在参加颁奖典礼呢,打电话多不合适。」

「颁奖典礼?」

「今天是第十八届青苹果电视剧奖,李熏然得了最佳男配,去领奖。」明楼抢着说。

「今天有典礼?那你俩怎么没去?」明镜瞪大了眼睛问,旋即又掩着嘴笑了笑说,「终于被时代潮流给换下来了是吗?」

「大姐……」明楼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说,「那些奖怎么拿也就那几样,都拿腻了,差了经纪人去取就是,陪您才是正经事。」

「瞧你说的,就会耍嘴皮子。」明镜伸手点了点他,「你们说那个典礼有没有直播呀?哪一台?快给我看看!」

 

李熏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上台领奖了,但还是有些紧张,在后台一会儿吸气一会儿吐气,一会儿坐着一会儿站着,绕得凌远头昏眼花。

「小祖宗您行行好,别乱动了,让你在外头坐着看节目你不要,回休息室来也不得安宁。怎么回事?突然这么紧张?」凌远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强迫他坐回椅子上。

「远哥,你不懂,这是我头一次领奖后还要表演唱歌,我现在都快胃疼了,你也不心疼点我。」

「心疼心疼,怎么不心疼,要不咱别演出了?」

「不不不、不行不行,好不容易得了个男配奖怎么能这么任性,待会儿出去微博又得说我耍大牌了。」

「谁敢说你耍大牌?」凌远挑眉说,「我倒要看看现在还有谁敢当着我的面说你。」

「这么凶啊,」李熏然眨眨眼问,「说都说不得了?」

「那当然,我的人只有我能说。」凌远抿着嘴说。

「你也不能说我。」李熏然闷哼了一声,侨了侨领结咕哝,我还就最怕你说我了。

「能行,我不说你。」凌远故作妥协的说,「我亲你就行。」

「远哥,我的唇膏——唔——」

 

明镜好不容易用笔电打开现场直播时正巧颁到了属于李熏然的奖项,画面中的他在万众瞩目的灯光下笑得一脸轻松自如,从颁奖人手里接过了属于自己的奖项。

 

彷佛那本就该是他的东西。

 

 


 

打滚颓废了一天,什么事都没想明白,可是一听歌却忽然恍然大悟了。

那黑的终点可有光,那夜的尽头天将亮。

那成名在望,无关真相,如果你心始终信仰。

谁又能怎样? 谁又能怎样?

「你就能飞翔」


我若能飞,不是为谁,只为了心中那个最初的自己。

 


评论 ( 41 )
热度 ( 311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