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多CP】任务:RE Chapter.1-1

CP :楼诚、凌李、谭赵、庄季,全员AU,私设一箩筐。

隶属于情报局底下的机动零组,负责处理暗藏在台面底下的事件,写好玩的所以写到哪算到哪。

部分剧情与创意来源来自于日剧《CODE:M》和《CRISIS》。

这两部真的很好看!虽然前一部有点瞎扯后一部有点沉重,但还是可以当成爽片来看看,推荐!

捞一发到明天截止的:《小明星大跟班》楼诚ONLY场领  722上海魔都only携带物一览

 

任务:RE Chapter.1-1

 

AM 04:16

 

喀喀、喀喀,皮鞋踏在小石子路上发出了轻微声响,在静谧的公园里悠然回荡着,一名男子穿着风衣绕过了草坪,将手提包放在凉亭的石凳子下,然后转身就走。

凌晨的风吹抚过他戴着皮手套的手,凉得他瑟缩了一下,手腕间露出的碗表反射着银光,秒针哒哒地行走着。他就像是一抹夜色,融进了无际的黑暗之中。

当第二阵风吹过来时,公园已渺无人烟,仅有零星的光芒突兀闪烁,带起了一声巨响,爆炸的尘嚣和震动惊动了附近的住宅,一片片灯光骨牌效应地亮起。

 

可惜,竟没有一道光能照射进崩塌的砖瓦之中。

 

AM 10:32

 

赵启平最近有点闲,而且是闲到有些发慌,前阵子高强度的生活过久了,一下子连着一个月都没事干让他连生活都显得有些无趣。

 

偌大的纯白空间里仅有一个大躺椅和整面墙的屏幕,他躺在松软的枕头堆里头,捧着个画板在作画,笔墨随着交响乐的乐音落下,在纸上勾勒出了一幅谁也看不懂的抽象画。东一笔,西一笔,横着看像恐龙,直着看又像棵树,赵启平歪着脑袋看了会儿,抿唇将画纸扯下,揉着一团往地上丢,椅子边散落着的全是一团团失败的作品。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交响乐便愕然停止,原先映着乡村田野风景的大屏幕也跟着闪出了门口摄影机的画面。首先出现在上头的是一袋外卖,然后才是凑近了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平平先生,您的外卖已送达,请尽速开门签收。」伴随着丁点笑意的低沉嗓音从立体环绕音响中传了开来,正经中埋藏着不正经。

「我没有叫外卖。」赵启平笔尖停顿了一秒,头也不抬地回。

「这是免费赠送的外卖。」眨着的眼睛消失了,画面又换成了摇摇晃晃的外带盒,和一个牛皮纸袋,「以及老凌帮你从黑市掏回来的礼物,你就说吧,开不开门?」

一听,赵启平几乎是立刻就从躺椅上跳了起来:「开!」

 

李熏然踏进公寓里时,赵启平已经从暗房走了出来,他穿着宽松的连帽T和七分裤,头发乱糟糟的就像个鸟窝。李熏然斜眼看了他一眼,将牛皮纸袋递给迫不急待的人,自个儿走进了开放式厨房拿餐具。赵启平理都不理他,笑瞇瞇地拎着纸袋跳上沙发,才刚盘腿坐下就兴致勃勃地开始拆包装。

「我说你平时不总是最注重形象了吗?怎么放假放久了,倒成了流浪汉?还是这是最新的颓废风?」李熏然说着,一边打开香喷喷的小龙虾和港式点心一一摊在客厅桌面上。

「这你就不懂了,我这个月真的是闲到都快发霉,没长出菇来就不错了,当个宅男而已还算是最轻微的副作用。」

「……怎么着?谭总不在?」李熏然夹了颗水晶虾饺往嘴里放,挑眉问,「当初不就你嚷着要老凌给你放假的吗?」

赵启平做出了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说:「别说了,我好不容易放个假,他倒好,隔天就飞越了大西洋和我分隔两地。」

「哎,生意做大不就是这么回事嘛。要不哪来的家财万贯给你挥霍?」李熏然用手肘推了推赵启平说。

我还要靠他养?赵启平咕哝着说,他盛煊的钱全在我手里好吗?动根手指敲敲键盘,就能把他的公司资金神不知鬼不觉的全转掉。

「别知法犯法啊。」李熏然说着,凑过头去看他拆包装,也不知道老凌是买了什么给他……

赵启平划开最后一刀,开宝箱似的拿出了里头的东西,兴奋地瞥了一眼,旋即又像消了气的皮球瘫在沙发上。

李熏然弯腰捡起掉落在地板上的漫画书。

「钓鱼小天才初版?赵平平,原来你喜欢看这个……?」

「不是,才不是,谁要看什么钓鱼!我要的才不是这个,凌远那家伙根本就是来框我的,还有你!这个帮凶!早知就不该帮你开门!」赵启平咬牙站起了身子说,「走走走,把你的外带盒都给我带走!这里不欢迎叛徒和他的食物!」

 

「等等等,你别推我啊,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有食物是无辜的你别倒它!」

 

李熏然才刚好说歹说的劝服赵启平放下食物立地成佛,两个人的手机便同时响了起来,是凌远播来的群组电话。

赵启平抬头和李熏然互看了一眼,脸色立刻从嘻笑怒骂转成了凝重。

凌远做为机动零组的组长,向来只有在紧急情况发生时才会拨群组。

两人几乎是秒接。

『现在没时间解释,我先直接分配任务。』电话那端凌远的声音很平稳,语速却比平常还要来得快,『赵启平,现在立刻调查市公园昨晚十点至今晨五点间的所有监视画面,找出于凉亭放置炸弹的可疑人物和相关背景资料;李熏然和季白,现在出发去市车站,不论如何一定要搭上11点开往邻市的班车。』

「好。」李熏然看了一眼手表,又留恋地看了小龙虾一眼,接着毅然决然地抓起外套转身穿鞋,夺门而出。

赵启平说了声没问题后也跟着离开了客厅,他走进书房,一屁股坐在了计算机前,手指在键盘上落下了几个键,眼前一个个亮起的屏幕便开始侵入市局系统调阅监视器画面,无数个小格子一同在画面上绽放。

群组电话中的第三个人是季白,他沉默了几秒,哑着嗓子说好,然后切断了电话。

被挂掉电话的凌远蹙眉,转头望向月历,又突然了然地耸了耸肩。

 

「……三儿?」大汗淋漓的庄恕喘着气,被怀中的季白禁锢着动也不能动,眼见他挂上了电话,便急若燃眉的去舔舐着他泛红的耳垂。

季白啧了一声,用了点力吮了吮埋在体内的欲望,垂下头在庄恕的耳边低沉地说了声任务,随后毫不留情地起身,牵扯出的黏液啪地落在了敏感的顶端,带起酥麻的颤栗。

可是人跑了。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庄恕呈现大字形倒在床铺上,身下胀得难受,满脸生无可恋。

 

去他妈的任务!





 

 

 


评论 ( 29 )
热度 ( 191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