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东凯】买东西也是门学问 PWP一发完

warning:RPS、一些小玩具PLAY、有点重口


王凯下了一场夜戏,累得在一大早回程的车上打了个盹儿,迷迷煳煳地进了家门,乌漆抹黑地直接就踹上了个快递箱子,他按亮电灯看了会儿,没什么印象自己有买东西,只当是靳东的,直接就抱着回了房间。

他一向洗完澡后不吹头的,更何况连日来的戏份比较重,早就超过了他的负荷,好不容易抽了点时间回了趟家,这会儿理所当然是一出浴室就直接湿漉漉地躺上了床。

叮咚几下微信的提示音把王凯从半梦半醒之间喊了起来,他整个人陷在棉被堆裡头,右手扒拉了几下去捞手机,还没捞着,人又差点睡了过去。最后是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得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哥?」王凯眼睛都没睁开,接起电话就直接含煳地喊了一声,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睡到一半被人闹醒,半是起床气半是撒娇。

靳东一听便轻笑了一声,他是趁着拍戏空档打的电话,现场有些安排乔不拢闹轰轰的一团吵杂得很,可是他一听到电话裡传来的声音,心中的焦躁顿时就被抚平了不少,他凑近话筒,尽量压底着音量说:「怎么一接起电话就喊哥,要不是我怎么办?」

「没人会在这一大早就打给我——哈啊——何况我还帮你设了特别的铃声……」王凯在床上翻了个身,手机压到棉被发出了沙沙的声响,他打了一个哈欠,把自己缩进被窝裡,迷迷煳煳地说:「哥……你不今天回来嘛?有什么事回来再说……我困……」

「知道你今天回家,就想确认你是不是平安到家。」有个工作人员从旁边经过,靳东转了个身子,半掩住手机说:「有平安就好,省得我操心。对了,我那儿是不是有个包裹,你先别动它,等我回去再拆。」

王凯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胡乱地哼唧了几声当作回答,惹得靳东又轻轻地笑了起来,一面笑还要一面替被他笑得有些烦的爱人顺毛。王凯又喊了一声哥,他觉得自己没在这时候果断选择直接挂掉电话,果真是真爱。

「行行行,不闹你了,我今个儿下午应该就能到家,到时候再买点吃的回去,你先睡。」靳东说着,趁着四下无人朝着手机亲了一口,吧唧一声不算响亮,但还是妥妥地传到了王凯的耳中。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回演个调情高手演上身了,这种黏腻得起鸡皮疙瘩的事儿他倒是越做越顺手。

意识已经开始模煳的王凯被这一声给激得红了耳朵,支支吾吾磨蹭了许久,这才说了一声晚安后轻轻地啵了一声,然后迅速挂掉电话。

靳东握着已经发出了嘟嘟声响的手机,掩着嘴笑眯了眼睛。


王凯一觉醒来后是中午,还没到靳东预定回来的时间,家中依旧是一片冷清。虽然冰箱裡塞买了助理买的食材,可全身都泛着懒的王凯一点也不想自己动手下厨,于是他从床铺上移动到沙发上,窝着叫了外卖来填肚子。

靳东大概是算准了这点,掐着时间传来了讯息要他少吃冰的少吃辣的,免得胃又在三更半夜抗议。王凯叼着颗煎包,替桌上的牛肉粉丝汤照了张相,得意洋洋地回传表示自己乖得很——当然,他刻意略过了旁边一整盘拿来沾煎包的辣酱。

吃饱喝足后,王凯又有些想睡了,他在沙发上打了会儿游戏,连输了几局觉得有些无聊,正想爬回床上时,好巧不巧地又踢到了他一早搬来房间的快递箱子。

他一时半会没想起来为什么有箱子在房裡,过了好一阵子才恍然大悟是自己在朦胧之间顺手拿进来的,印象中靳东好像说了这箱子是他的,还要自己别拆——

王凯挑眉,买了东西还保密,保密还这么堂而皇之地寄回他们的家?他偏不信邪,反正拆了,谅靳东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于是他舔了舔下唇,两三下就把箱子给拆了。

他抽掉了裡头防撞的气泡纸。


——这都什么跟什么玩意儿!?


石墨

AO3


最后那箱子被王凯挑挑拣拣只留下了几样,剩下的全给打包丢进了垃圾桶。

靳东有些不捨,但自家爱人说什么总是对的,他也不好反驳什么。

大不了就……


下回再买新的嘛!




许久未写东凯,结果一写就……

我觉得大半夜的我的肾都要坏了。

有什么BUG明早再起来修!

靳老师,爽完了记得多发我些奖金呀呜呜呜。

靳老师:赏你再多写一篇!


……


评论 ( 22 )
热度 ( 498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