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 】胃痛

凌远深更半夜被胃痛痛醒的时候,满脑门都爬满着密集的冷汗,胃里阵阵筋挛,闷痛的感觉就好像是要被刺穿似的,他下意识地想翻身缩起身子,但才刚移动一下便感受到肩上的热源呼噜着往自己怀裡蹭。
对了,他身旁还躺着一个刚结束一个案子的李熏然,他要是翻身的话肯定会把人给吵醒。
李熏然因为忙这一个案子已经将近一星期没睡好了,现在眼看他睡得这么熟,凌远实在是不忍心吵醒他。
于是他悄悄的做了几次深呼吸。
那就忍着吧,反正这程度的疼痛也不是没受过⋯⋯
胃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凶狠地噬咬着,凌远试图用意志力强迫自己再度入睡,可是却只是在无形中加剧了痛觉的存在。
怀裡的温暖动了几下,出乎意料地有只手缓缓地抚上了他抽痛的胃。
「⋯⋯远哥,你是不是又胃疼了?」李熏然睡眼惺忪地问着,低垂的脑袋瓜子蹭了蹭凌远的胸口,抬起的眼眸除了浓浓的困意外全是担忧。
凌远硬是忍着痛,凑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说:没事,老毛病了,吵醒你了,赶紧接着睡。
「睡什么呀,你给我乖乖躺着别动。」李熏然二话不说地撑起了身子,顶着一头乱发打着哈欠翻身下床。
哎,你别——凌远知道他要干什么,连忙想跟着起身,没想却被李熏然转身一句带着鼻音的威胁给喊住了。
让你别动。
凌远掀被子的举动就这么悬在了半空中。
李熏然在外头摸黑翻箱倒柜了几分钟,回来时带着一瓶止痛药和一杯温水,递给凌远后又开始兴师问罪。
「远哥,你那要包里的药都没了,是不是最近又没回去復诊?当了院长还这么任性,改当逃兵啊?现在只好吃点止痛药挡挡先了。」李熏然重新窝回床上,嘴上念着,脸上却一副又快要睡着的表情,看得凌远是又窝心又心疼。
「最近几个大手术,一忙就忘了,改天肯定回去復诊。」
「明天就去预约。」李熏然哼唧几声,眨眨半阖的眼,瞧着凌远吃完药后将药瓶水杯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
他朝着凌远伸出手,被凌远从善如流地揽进了怀中。
「要是被我发现没预约,你就惨了。」
「好好好,绝不敢欺瞒我们刑警大人。」凌远低低地闷笑着,把怀中的人儿又抱紧了一些。

胃痛什么的,好像也都因为这个人而消散了不少。






-
来自一个半夜被胃痛痛醒的人的血泪。
没有李然然的我只能自己下床烧水找药,然后再捂着个破胃躺回孤零零的床上。

啊⋯⋯好想交一个和李然然一样的男朋友啊⋯⋯

评论 ( 37 )
热度 ( 360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