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大翅膀带小翅膀飞

龙与饲养者的现代傻白甜日常,一边上班一边写,一发完。

系列文 大尾巴捲小尾巴 、大翅膀带小翅膀飞 、大爪子搔小爪子  ﹑爱人想睡怎么办?

 

龙的体积很大,就连未成年的龙都可以大得超过一台车子,更何况是活了好几千年的成年龙。凌远一变回本体大约就和一栋两层楼的小别墅一样大,于是在这高楼林立的都市丛林里,他从不轻易变身,一方面是怕会损坏建筑物,一方面是要避免造成人群的恐慌。

毕竟在这现代社会,活生生的一头龙那可是在电影或是小说中才能看见的生物。

遥想当初李熏然见着凌远本体的那瞬间,也是着实被吓得不轻。

那时候的李熏然正跟着他一整个小队的人马在边境追缉一个贩毒集团,屡次深陷危机,都是刚好在边境组织救灾行动的凌远出手相助,这才平安度过的。

最危急的那一次,李熏然生死未卜,凌远逼不得已现出本体下去进行抢救。当李熏然躺在血泊里,意识模糊地瞧见一头龙伸展着巨大的翅膀遮住刺眼日光时,不自觉地就虚弱的笑了,还以为是自己终究还是挨不过这一关,见着了死神。

白龙所散发出的光辉带着点神圣不可侵犯的味道,他雄伟的降落在李熏然身旁,化做一团光晕,再浓缩成一个模糊的人型。

他只记得自己看见了凌远,和那双明显充满着担忧的深邃眼眸。

那是凌远近千年来第一次在人类面前暴露身分,所幸李熏然没有因为这样就害怕他、远离他,相反的两人之间的关系还因此越走越近,最后在李熏然发现自己半人半龙的身份后达到了最高点。

现在想想,凌远反倒觉得自己应该要感谢那场危机,可是每当李熏然又因为当初那命悬一线濒临死亡的恐怖历练而从噩梦中惊醒时,他就又恨得牙痒痒的满心只剩下愤怒与心疼。

其实李熏然并没有这么脆弱,先前因为劫后余生而产生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也被治疗得一干二凈,套一句他自己的话来说,八成是晚餐吃太饱了才会做恶梦。

可凌远不像李熏然这么释怀,只要怀中的人儿一因为梦魇而冒冷汗,他就心疼的要命,抱着哄著把人给唤醒,醒来后还非得要亲上好几遍才能放下心来。

李熏然在梦里喘不过气,醒来又被吻得喘不过气,他尾巴胡乱地拍打着,一度以为凌远是在和自己对着干。

白龙似乎与生俱来一种容易让人沈溺的温柔和信赖,凌远不管做什么或说什么,都能够让小警察甘之如饴地点头,就算上一秒还在心里直嚷着要狠狠踩凌远的尾巴一脚,下一秒就又在凌远用着气音的循循善诱中妥协。

李熏然你真没用!李熏然被哄得服服贴贴,一边沈浸在凌远的宠溺中,一边鄙弃着自己。

通常来说这是一个循环,就像圆圈一样绕着不停打转,可这次李熏然似乎不买账了,因为他这次睡不好不是因为什么梦魇,而是凌远一个尾巴啪地压上了他的胸口,害他以为自己被鬼压床了。

凌远说破了嘴都没用,最后只好让步让李熏然把这个月吃麻辣火锅和大排档的次数刷刷刷地往上加。

「还有!」

「还有啊,我的小祖宗,你这加量的数字都快超过两个月的限制了,再多可不行。」

「谁跟你说这个了?」李熏然双手叉腰,威风凛凛地昂着下巴说,「我要飞。」

「⋯⋯」凌远愣愣地看着站在床上的李熏然,一时之间无法会意。

「自从上次去完挪威回来后,我这翅膀就再也没用过了,老凌⋯⋯我觉得他都要生锈了⋯⋯」李熏然说着说着,一改刚才盛气凌人的姿态,委委屈屈地坐进了凌远怀中,眨巴着眼彷佛在撒娇。

不是彷佛,就是在撒娇。凌远看着他一眨眼就能落下星辰的眼眸,憋了老半天也还是没能憋出一句不字。

 

是夜,风吹抚过渺无人烟的密林,离市区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一整排针叶林抖动着枝枒,落下了片片叶子,一名长着龙翅的少年迎着风盒盒盒地窜上了漆黑的高空,而他的身边正紧跟着一头优雅的白龙。

白龙拍着翅膀,任由少年在身边折腾,甚至翻滚上自己的头顶,只有在阵风袭来时,才会低鸣着,将那个少年裹在了羽翼之下。

 

 


 

其实,关于这篇我原本想写的只有一句话:

「让龙爸爸带你飞!」

 


评论 ( 38 )
热度 ( 351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