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大爪子搔小爪子

龙与饲养者的现代傻白甜日常,一边上班一边写,一发完。

对了,顺道说一下,这篇文章里的龙是西方的龙。

系列文 大尾巴捲小尾巴 、大翅膀带小翅膀飞 、大爪子搔小爪子  ﹑爱人想睡怎么办?


李熏然垂头丧气地坐在急诊室椅子上,手臂上被划出了个血淋淋的口子,他看着陈绍聪瞪大了眼睛替他检视伤口,然后火急火燎地转身打了个电话。还在神游的李熏然来不及阻止,得到消息气急败坏的凌远已经从院长室奔了下来,气喘吁吁地站到了他的面前。

李熏然正想扯扯嘴角说没事,就因为被面色不善的凌远捉着伤处消毒而疼的嘶了一声。被赶走的陈绍聪耳观鼻,鼻观心,在心中默念着非礼勿听……啊,又有病人进来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凌远的语气中略带谴责,隐隐约约的怒火让李熏然忍不住瑟缩了下脖子。

「就⋯⋯在窄巷里逮捕犯人⋯⋯一个没注意⋯」

口子不深,也没伤到大血管,就是混着泥污看起来狼狈了些,凌远怕他伤口感染,特别小心翼翼的清洁又再清洁,心里憋着一堆想教训他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话,抬眼一看见他可怜兮兮的求饶表情,一下子就又消了气。

好险李熏然是轻伤,不过被捕的犯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因为他逃跑又袭警,被其他刑警开枪拿下受了重伤,正在开刀房里抢救。

李熏然有些坐立难安,两只手一会儿揪着裤缝,一会儿又捏着手指,凌远还以为是他伤了手,强硬的抓起乱动的小爪子来瞧一瞧,发现除了指甲里的血污外毫发无伤。

大概是一看见李熏然那带着自责的不安表情,凌远就把事情明白得七七八八。

以前也有发生过这种事,在李熏然刚觉醒还不太能够掌控力量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冒出翅膀尾巴,甚至是利爪抓伤别人。

不过这也仅限在特殊情况下才会出现,而且多半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所以凌远虽然也会担心,但更多的是因为李熏然又多了一层生命保障的欣慰。只是李熏然本人可没这么想,对于一个刑警来说,犯人是该被逮捕而不是伤害的,不小心多弄出个血洞来,他左右难以交代。

「这次又是什么情况?」凌远用棉球和生理食盐水擦拭着李熏然的手和指甲,挑着眉问。

李熏然有些诧异地抬起眼眸,撞上了凌远擒着温柔笑意的眼神,有些意外他怎么发现的,然后转念一想,又想起眼前的人是活了比他还久的龙,自己现在正经历的他肯定全都经历过。

「⋯⋯被划了一刀后他又想再划,我情急之下就多用了点力去挡,抓破了他的手,还把刀给抓断了。」

他说得有些委屈,凌远拍了拍李熏然的手,假模假样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呀,真是该感谢这双小爪子,让你避免了再一次的伤害。」

他弯腰作势要亲,被李熏然一巴掌给拍开。

脏,他嫌弃地说,小心亲了生病。

凌远笑了笑,改而挺起背脊,在他脑袋瓜上亲了一口。我是龙,不会生病。

让你得瑟——李熏然趁着凌远转身收东西的空档不满地小声地碎念着,动物也是会生病的,就不要之后长了跳蚤还是什么的——

凌远哈啾一声打了个喷嚏,陈绍聪坐着椅子一蹬腿就从远处滑了过来,笑嘻嘻地问院长怎么了,要不要去呼吸科看看感冒呀?

凌远冷着一张脸说不用,揪着李熏然的后领,把在偷偷窃笑的人儿像抓小鸡——呃、不对,叼小龙一样带走了。

 

有鉴于李熏然动不动就会带伤出现在第一医院里头,所以院长的办公室衣柜里总是会准备着几件他的衣服,以备不时之需,李熏然先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腻在沙发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在另一个刑警通知犯人已经动完手术,性命无碍的情况之下,蹦地跳起身子,胡乱地把小被子小枕头给迭好,他匆匆忙忙地出了办公室,又再度急急忙忙地掉头回来,拿起桌上的马克杯一饮而尽。那是凌远在一个小时前因为另一台手术不得以要先离开时替李熏然冲好的。

浓浓的蜂蜜水,含在嘴里化开了甜腻。

俗话说的好,饮水当思源,凌远对自己到底有多好,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李熏然自己却是心知肚明。只是不论他多想回报凌远,现实的情况却总是凌远不断地在照顾他。就像今天也是,因为受了伤的缘故,凌远说什么都不肯叫外食,明明连做了两台手术下了班已经累得不行,却还是硬撑着给李熏然做饭,就连饭后的洗碗权也因为李熏然还缠着绷带而被凌远给夺回。

李熏然呆然地躺在沙发上,两手摸着吃撑了的肚子,一条腿毫无规矩地跨到了沙发椅背上,思索着这件事思索得出神,直到凌远洗完碗,擦干手,走到客厅来敲了敲他的腿为止。

「起来,」凌远说,他看着李熏然懒虫似地在沙发上扭了扭后坐起,又补了一句:「把手伸出来。」

「干嘛?」李熏然警戒地盯着凌远严肃的表情看,就怕他是憋了一整天后,作用力反弹要来念自己,「不是洗完澡之后才要换药吗?我这真的是小伤,不疼了!」

「现在知道怕了?」凌远斜斜地看了他一眼,「不是和你说这个。今天帮你擦拭的时候看见你指夹又长长了,该修一下,把手伸出来。」

李熏然噢了一声,乖乖地把爪子递给凌远。

修长的指节在手中,凌远的动作很轻,拿着指甲锉刀仔细地修剪着李熏然的指甲,修完了,吹一吹,又说要换龙爪,李熏然眨眨眼,一个用力,突然变得壮健的手节骨分明,关节突出,锐利的指甲又硬又尖,凌远程起来瞧了瞧,冷不防地偷亲了一口。

「——你干嘛!?」

「感谢你的小爪子,早上没谢到,现在还也来得及。」凌远用像是在讨论天气一样的平常语气说着傻不隆咚的话。

李熏然掀起了眉毛说:「你谢他还想修剪他?」

「那当然,太长可是不行的,保不齐还会伤到自己。」

龙爪的修甲比较困难,毕竟在软硬度上和人类的指甲就不是同一个等级的,所幸凌远自己就是龙,在力气这事儿上怎么说也不会输给别人,再加上他又换了只专门拿来修剪龙爪的锉刀,除了掉下来的屑屑比较多以外,其余也称不上什么障碍。

不晓得是不是修指夹太舒服,还是吃饱喝足后本来就比较会想睡,李熏然昏昏欲睡地陷在大抱枕里,被凌远捏着指头喊了起来。

「好了。」凌远温柔地摸了几把他的卷毛说,「想睡就赶紧去洗个澡,回房里睡。」

「不了。」李熏然抹了一把脸,甩甩头,突然灵机一动,「你修完了?」

「完了。」

「那换我帮你。」李熏然咕噜地爬了起来,兴致高昂地说,换来了凌远一脸震惊。

自从在一起以来,李熏然可从没帮凌远修过一次指甲,这会儿突然迸出这句话来,可着实把凌远给吓得不轻。可李熏然一脸的跃跃欲试,凌远也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得把锉刀交出去,正襟危坐。

「这么突然?」凌远瞇起眼睛问拿着锉刀比划的李熏然。

「以往都是你帮我,总该有一次我帮你。」李熏然说着,放弃在凌远那做为一个外科医生的浑圆指甲上作文章,捏着他的手皮说,「换。」

凌远舔舔下唇,把李熏然的手移开一点,原先还是短指甲的手,下一秒就长出了粗壮的龙爪,搁在了李熏然的大腿上。他的龙爪和李熏然的不太一样,比起李熏然黑色的爪子,他的颜色淡了些,是偏白的银色。李熏然看着那长长的爪,忽地觉得有事做了,瞪大着眼睛,认认真真地、一点一滴地为凌远磨指甲。

从来没被人这样轻柔的对待过,何况还是半龙形态之下。

凌远瞧着被灯光笼罩住的李熏然,不自觉地就觉得他专注的表情上隐隐约约地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像是划破海平面的第一道曙光,像是透过残破不堪的泥土墙照射而进的日光。

凌远轻轻勾了勾被修到一半的龙爪,柔腻地在李熏然的掌心中画了颗爱心。

 

不疼,却强而有力。

 

 

 

 

爆了预定字数的一章,下一章嗯嗯哼哼嘿嘿。


评论 ( 19 )
热度 ( 329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