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 爱人想睡怎么办? PWP一发完

龙与饲养者的现代傻白甜日常,一边上班一边写,一发完。

warning:人型,但有忍耐不住而露出的龙尾龙角PLAY。

系列文 大尾巴捲小尾巴 、大翅膀带小翅膀飞 、大爪子搔小爪子  ﹑爱人想睡怎么办?

 

龙是一种会冬眠的生物,因为体积大,热能的消耗快,在食物储备不易又狩猎比较困难的冬季,大多都会为了维持基本的生命机能而选择进入冬眠状态。这项近乎是本能的特征,在最初也的确带给了凌远不少困扰,嗜睡的情况严重之际,甚至会影响到他做为一个外科医生的工作。在他还是住院医师的时候,甚至有好几次都在值班室里头打瞌睡。

所幸,熬过了一个阶段后,这症状也因为忙碌的工作而被迫开始逐渐改善,直至如今,他已经可以和平常人一般过冬了。

 

可是李熏然不一样,他才刚经历过觉醒期,对于这股力量的掌控力本来就不是很好,即便他只有一半的龙的血统,但来势汹汹的冬眠还是时不时地就会冒出来影响他。

凌远一开始见他开始打瞌睡,还以为是出警太累的的关系,就由着他睡,还帮他盖棉被。直到有一天看见李熏然嘴里嚼着肉,迷迷糊糊地边吃边点头,手一松,刀子刷地落下插进地板缝里,在距离脚趾不到两公分的距离处晃着银光,把凌远吓出一身冷汗为止。

从那次之后凌远就察觉出了不对劲,李熏然的爱睡根本不是因为出警的缘故,偶尔周末看个电视也能把自己睡出倒葱栽,就算是连休假他也照躺不误。压根儿不用太过琢磨,凌远光用龙角想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进入了难熬的冬眠期。

要知道,做为一个刑警,若是待在办公室推敲线索还好说,要是外出出任务的话,精神绝对是高度紧绷的,毕竟一个失神或放松,都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为了不影响到李熏然的日常工作与自身生命安全,凌远开始变着法子加速李熏然对冬眠副作用的适应。

 

其一,就是打扰李熏然睡觉。大概就像是贪吃的孩子想吃零食时扣了他零食,不管他如何大哭大闹都选择死守,只要一天吃不到零食、两天吃不到零食……久而久之,就会戒掉了爱吃零食的坏习惯。于是凌远有像学样的开始控管着李熏然的睡眠时间,除了平时的就寝时间以外,只要李熏然出现了一点想睡的症状,他就会开始请李熏然帮忙,一会儿是帮忙擦碗,一会儿是帮忙拿扫把,一会儿又是帮忙按洗衣机……等等,就是有意无意地打扰他的瞌睡。若是真没有什么东西可帮忙了,凌远就会把窝在沙发上的李熏然给挖起来,嚷着要他陪看电影,或是陪自己散步。

李熏然知道冬眠这玩意儿,刚在一起的第一个冬天他就听凌远说过了,那时他还调侃着凌远说,要不就冬天多吃点,这样应该就不会冬眠了?没想到时过境迁,等到换他自己碰上这玩意儿时,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食物多寡可以轻易缓解的东西。

他自己也知道这样不行,出警危险,但每每想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却总还是会败给本能。他知道凌远正在以自己的经验默默地声援着自己,可是——想睡觉时一直被干扰总归会觉得有那么一点儿烦。

于是,起不起,倒又成了小天使与小恶魔的攻防战。大约是在平常日,小天使会艰辛的战胜,可一旦到了假日,那小恶魔的赢面可就大多了,盖过了小天使的声音不说,还连带着让李熏然肥了胆子敢和凌远唱反调。

 

凌远觉得最近实在有点不好过,比起前阵子叫醒计划的顺利进行,现在的周末别说是遇到推阻了,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地在倒退。李熏然抗议不成,吵闹不成,佯装生气也不成,不知怎么地就拐了个弯换了个让凌远实在是无法招架的方式,那就是——撒娇,花式撒娇。

只要凌远一有意图要打扰自己的睡眠,李熏然就会瞇着眼睛和人撒娇,软软地喊着老凌,又用着头上的龙角不停磨蹭着凌远。

被那一眨眼彷佛就能撒落点点星光的眼眸,可怜兮兮地瞅着,是个男人都顶不住。

凌远是男人,还是真男人,于是他真的顶不住,五分钟后就败下了阵来。他看着拗到了短暂睡眠时间的李熏然在怀里蹭了蹭,找了个好位置,然后秒睡,突然觉得自己就某方面来讲还是挺没用的。

尝到甜头的李熏然屡战屡胜,凌远在经历过尾巴缠着尾巴,在大腿上打滚,委屈巴巴地扁嘴在颈间磨蹭等招式,连败了两星期之后,终于找到了相对应的解决方法。

 

俗话说得好,打蛇随棍上,遇上龙撒娇那就顺水推舟——上龙。


石墨

AO3 


李熏然被做到昏睡的时间正好是平常的就寝时间,这就是凌远依照其一的打扰睡觉法延伸出的其二办法——找点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

如果是晚上还好,至少做完了能睡,可如果是下午,做完了不能睡,那才叫做一个惨字。

其二有没有效还不知道,但至少,李熏然已经在被连续按着做了一个星期后学乖了,想睡也不再撒娇着讨睡,而是改捏自己的大腿保持清醒。

 

正在与冬眠本能对抗的李熏然有云:宁愿憋着不睡,也不要躺着被睡!




接回题目。

爱人想睡怎么办?

就办了他。

 

选我正解!


评论 ( 21 )
热度 ( 614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