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论家里养了只龙是什么滋味

终于,我还是把手伸向了楼诚……

同样的龙与饲养者的现代傻白甜日常,甜一发完。

不过这里的设定和凌李不太一样,明家一家子都是龙。

凌李系列文 大尾巴捲小尾巴 、大翅膀带小翅膀飞 、大爪子搔小爪子  ﹑爱人想睡怎么办?

 

明公馆虽然属于高档别墅,但位置并不在余山,而是坐落在明氏产业所属的一座小山头上,那里的半山腰能看见最美的日落,层层环绕的郁郁葱葱深处一望无尽,成了别墅最天然的围篱屏障。听说公馆的女主人的弟弟明楼以前是个政治高官,现在退下来了改行当经济学教授,长期在国外教学,小半年才会久久回来一次,连带着他的助理也跟着满世界的换跑,两人可以说是神龙不见首尾。可是这公馆也没就此成了废墟,因为女主人明镜也就是明氏集团的负责人,还依旧坚守着住在别墅里头,她吩咐着阿香每天都将家里打扫得一乾二净,以防那几个满处跑的弟弟们突如其来回来没地方睡。

这天,明楼又没事先通知明镜就回了小别墅,长长又蜿蜒的山路上只有一台豪车在夕阳中行驶着,车头灯照亮了柏油地面,亮晃晃的光晕隐隐约约的像极了聚光灯。因为光线灰暗,明楼没法看报纸,干脆就在后座上打起了盹儿,明诚趁着直线瞄了一眼后照镜,轻笑了一声。

「大哥,你别睡,就快到了,等会儿无精打采的大姊又该念叨你了。」

「你看我像是睡着了吗?」明楼原本正在闭目养神,听见明诚的声音也没睁开,只是弯起了嘴角说。

「像。」明诚忍着笑意说,「特别像老人坐着一会儿就睡着了。」

明楼蓦地张开眼睛,略带谴责地看了一眼前头敢胆调侃他的人,伸出食指虚点了点他:「我真是把你给宠坏了。」

明诚有些骄傲地扬起了下巴,在明楼碎念着要整肃家风时将车子驶进了明公馆的前院,轮胎压过碎石子路发出卡搭卡搭的声响。明诚停好车,正要开门下车,冷不防就被后头的明楼给扯了一把,他回过头去看发生什么事,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明楼给堵上了,温热又干糙的吻带着强硬的态度,丝毫不容退让。

 

原本在客厅里坐没坐像躺着滑手机的明台,一听见声响就咻地坐了起来,他丢下手机在明镜喊着「你跑什么小心跌倒呀!」的声音中,快速地窜出了玄关。

「大哥!阿诚哥!你们这次从法国回来带了什么礼物回来,我要的——妈呀!你们在公众场合可不可以注意一点!?」明台一冲到车子前,定睛一看,反射性的就摀起了自己的眼睛,「我的眼睛都快瞎了!」

明诚一听见明台的声音就伸手槌了明楼几拳,明楼没办法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他的唇,他透过挡风玻璃看向明台,眼里满满的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杀气,吓得明台一挪开挡住眼睛的手就后退了两步,转身跑回屋里。

「觉不觉得这场面好像有些似曾相识?」明楼伸出拇指抹掉明诚嘴角的水痕,瞇着眼笑问。

「嗯?」

「以前你小的时候,明台这小崽子也尽来当电灯泡。」

 

那大概是明诚刚进门的时候了,那时候明诚才十岁,被明楼和明镜救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瘦巴巴的,是只才刚学会化型的深蓝色小龙,还不会控制力道,一会儿露出龙角,一会儿露出龙尾,连续的高烧烧得脑袋都胡涂了,半人半龙的缩在地板上,连棉被都不敢盖,就怕会惹麻烦再被卖掉。

明楼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哄了好久,才哄得小家伙愿意信任自己,把自己的窝从墙脚挪了出来,可依旧说什么也不肯躺上那松软的大床,明楼没辙,只好充当起人肉抱枕,天天抱着明诚睡。小孩子的睡姿总归不算太好,尽管明诚已经算是安分的孩子了,但明楼偶尔还是会醒来便觉得腰酸背痛。明诚跟着他一起醒来,睡眼惺忪,抱着自己的尾巴打盹儿,见明楼在那儿敲敲扭扭,眼睛眨了眨,突地就醒了过来,一脸惊恐的半跪在床上,伸着小爪子替人捏臂膀。

「对不起……大哥……我……」

「用不着道歉,不关你事儿,是大哥正在长身子。」明楼笑着握住了他的手,递到嘴边亲了一口问,「总算肯喊大哥了?嗯?」

明诚怯怯地点了点头,被明楼哄着,又软软地喊了声大哥。他的尾巴有些紧张的勾着棉被,被明楼用庞大的黑尾巴给包覆了起来。

门忽然被撞开了,一头大概到膝盖这么高的小龙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他蹦蹦跳跳的在原地转了个圈儿,朝着床上的两人望了一眼,然后张大嘴巴直接朝着两人交迭在一起的尾巴狠狠地咬了一口。

明诚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像只被吓着的猫,澎起毛浑身紧绷,连带着抓着明楼手臂的手都跟着使力。明楼倒抽了一口气,恶狠狠地怒吼了一声。

「明台!!!」

 

被揪着翅膀打了好几下屁股的明台哭唧唧的趴在明镜腿上装可怜,尾巴有气无力地垮了下来,绕着明镜的小腿肚撒娇,明镜一面端着茶杯喝着热红茶,一面好生安慰着,一见明楼抱着明诚从二楼走下来,就立刻扬起了声音。

「明楼啊,你给我过来!」

明诚一听见明镜的声音,就挣扎着要从明楼怀里下来,明楼实在是抱不住便把人给放下了地,但大手还是牢牢地牵着没放。

「大姐,这事可都怪明台,乱闯房间还乱咬人,不教训早晚得反。」明楼拍了拍明诚的小手背,安抚着说别怕,大哥给你撑腰。

「人家明台还小,真做错了什么你说说他就好,怎么还跟自己的弟弟动手呢?」

「大姐,您以前可不是这么对我的,小祠堂那藤条打得可凶了。」明楼陪笑着说,牵着明诚坐到了明镜旁边。

「说什么呢!你是你,明台是明台,那能比吗?」明镜哎呀了一声,轻拍了一下明楼,说,「你也不想想你多少年纪,明台多少年纪呀?」

明诚挣脱了明楼的手,小步小步地走到了明台前面,伸手戳了戳他的腿,然后张开了自己的双手。明台抬眼看了一会儿,没动。明诚的手依然张着,默默地说了三个字,给你糖。明台的小胖腿立刻就胡乱地抓了抓,站起来往明诚身上一扑。

「那行,他咬我,我能不计较,可他也咬了阿诚,阿诚生性乖巧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可我总不能装作没看见吧?」明楼说着,一边伸手扶住了明诚的背,以免他因为冲撞而向后倒,「放心吧,大姐,我自有分寸。不过就是轻轻打了几下而已,连个红印都没有,就您心疼他。」

「就你能心疼阿诚,我就不能心疼明台啦?」明镜瞅着明楼说。

「能能能。」明楼连忙回

「再说了,」明镜望着明诚抱着几乎自己一半高的明台,拖着尾巴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男孩子就是要活泼点,打打闹闹地才好呀——。哎呀,他俩进厨房做什么?我记得厨房可没有糖呀。」

「有的。」明楼拉住欲起身的明镜,噙着一丝无奈的笑意说,「咱们给的糖,阿诚舍不得吃全藏了起来,张妈发现后,特地拿了个铁盒子又空出了个格子给阿诚放。」

明镜顺着明楼温柔的眼神看向厨房,听见铁盒子打开时发出的一声细小的喀声。

他舍不得的,全留了下来,无条件给了他舍得的人。

 

「是呀,以前还能拿糖哄哄,最后那糖盒被明台找了出来全体吃光,我就再也没东西可哄他了。」明诚听了明楼的话,盒盒地笑了几声。

「那小兔崽子用不着你哄,」明楼抿着唇,笑说,「现在你只需要负责哄我一个人就行。」

「唷,明大少爷今年贵庚呀?」明诚一听,忍不住笑得连眼睛都给瞇了起来,「还得我哄?这话要是给大姐听见了,那可得连我也一起收拾了。」

「阿诚。」明楼在那一连串的盒盒盒中无奈地喊了一声,「你以前比现在乖多了,真是越来越没规矩。」

「噢?」

「你以前还会让我摸尾巴和龙角呢。」

明诚眨眨眼睛,调皮地压低音量问:「要不——等会儿咱们先以收拾行李的名义回房?」

明楼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明镜的声音给打断了。

 

「你们两个还在外头磨蹭什么呀?赶快进来吃晚饭呀!明楼,这都好几个月了,总算知道要回来了啊?自己的箱子自己提,别总是让阿诚帮你做事!」

 

还想着回房间收拾呢,别去小祠堂给大姐收拾就不错了。

明诚耸肩摆了个无可奈何的小表情,把行李全留在了阶梯上,转身就进了屋,留给明楼一个潇洒的背影。

 

嘿,还真一个、两个都是小崽子!

 

 


我觉得小明敢咬哥哥们也是很带种。

 

偷偷宣传一下↓

《小明星大跟班》淘宝代理卖场 还有极少量残本。

以及手心与蓝汐要來直播接龙写文还债了!让我们8/11不听不散!

评论 ( 41 )
热度 ( 405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