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闹鬼的电影院(KKW生日联文之7)

这是一篇系列联文,详见【预告】KKW生日联文12发,一起玩到818!

本篇主题:爱人出差了/电影院

 

一写到凌李就突然变话捞我也是粉绝望23333

小甜饼一发文,一点也不恐怖。

 

 

清晨的阳光说不上有多灿烂,或许是因为被垄罩在一层薄灰之中而显得暗淡,酒店厚重的窗帘一拉,便把所剩无几的光线全给阻挡了下来。床铺上的棉被不似家中的松软,床垫也较硬,但对于一个熬了近乎一整个星期的人来说,这些事儿都不是事,就连地铺都能一觉睡到天亮了,更何况只是这么些小缺点,睡到日上三竿都没问题。

李熏然抱着棉被翻了个滚儿,硬生生地直接把床伴的被子也给卷走了大半。凌远本来就觉少浅眠,再加上不是熟悉的环境,几乎是李熏然一离开他的怀抱,他就辗转地醒了过来,顶着凌乱的头发,有些茫然地在床上坐起了身子,他一看旁边的闹钟,才六点半。

李熏然不晓得梦到了什么,吧唧着嘴,又抱着棉被滚了回来,蹭着蹭着直接蹭上了凌远的大腿。他好似终于找到了个好睡的姿势,头一歪,沉沉地就睡了过去。凌远轻揉着他的卷发,低低喊了声熏然,那人没应,凌远卷着他的发尾,不想打扰他睡觉,便放弃了起床的想法,直接向后躺,睡了个回笼觉。

后果就是,凌远在八点醒来时,整只腿都麻了。

「盒盒盒。」李熏然坐在床上看着凌远扳着一张脸捏腿,一脸半睡半醒地傻笑着,倾身过去往凌远的腿骨上敲了一敲,顿时窜起的酸楚让凌远嘶了一声。

「别闹。」他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表情太过狰狞,李熏然还真就不闹了,他抹了一把脸,看了眼旁边的时钟,又堪堪地倒回了床上,用脚趾夹了夹凌远的小腿问:「你等会儿几点的会?」

「十点,到下午三点半。」凌远拍了拍他那不安分的脚说。这次他来b市出差正巧碰上李熏然休假,好不容易盼得小李警官回来,结果又换成他得离开,凌远一边在心底悄悄地抱怨李睿这副院长怎么还不快点成气候,一边抱持着姑且一试的心态随口问了句李熏然要不要一起去,没想到后者却是想都没想便一口答应,根本就是天上意外掉下来的礼物。

只是问归问了,凌远这四天的行程其实也不怎么轻松,他左桥又调这才多拨出了点时间好好陪李熏然,可是还是难免会有让李熏然一个人落单的时候,他有些过意不去,却没想李熏然其实一点也不介意,反而乐得能在酒店里睡得天昏地暗。

「你自己一个有没有打算要去哪晃晃?还是干脆直接睡到下午?怎么着也得起来吃过午餐后再睡,早餐都没吃上了,别连午餐也没吃到,小心搞坏胃。」

「行行行,凌妈妈你就专心开你的会,我再睡一会儿就起床去吃饭——」李熏然翻了个身,毫不客气地将整只腿都跨到了凌远的腿上。臭脚。凌远哼唧一声,故作嫌弃地搬开李熏然的腿,却掩饰不了嘴角的笑意。

 

结果李熏然还真睡到了正午才起床,他迷迷糊糊地走进浴室去洗漱,没翻到自己的刮胡刀,又叼着牙刷走出来,迷迷糊糊地张口就想喊凌远,喊完了才想起凌远早就去开会了,微信里头还闪着讯息提醒着自己要记得吃饭。

「你才要记得吃饭。」李熏然咕哝一声,顺手回了凌远一个狮子打瞌睡的图。他千辛万苦地翻着不是自己整理的行李,试图找出刮胡刀,才一个转身的时间,另一端就有了回复。

『醒了?』凌远不怎么爱用表情符,可每一个打下的文字都自然而然地透着淡淡笑意,『早上走得匆忙,忘了先帮你把东西拿出来了,你的刮胡刀在最旁边的黑色袋子里头。』

简直就是救星!李熏然瞬间就醒了,连发了好几个啾啾亲亲的表情,这才弯腰拾起了黑色的束口袋。

在凌远再三的强调之下,李熏然当然没忘了午餐这件事,再说了,像他这样一个美食爱好者,在不用跟时间争秒出任务的日子里,又怎么可能会亏待自己一顿好料呢?于是李熏然穿戴好了后还特地对着镜子,哼着歌整理了自己的卷发,然后才潇洒地出门。

b市不是他第一次来,而且来过的次数还不少,哪里有好玩的,哪里有好吃的他几乎都知道,顺着大街绕进小巷子,左拐后再右拐,是自从上回吃过后就一直念念不忘的炸酱面,咸甜的酱汁,清脆的黄瓜和柔软的煎蛋,李熏然被香味激得吞了一口口水,忍着立刻大快朵颐的冲动,迅速地拍了一张照片,啪地发了朋友圈。

赵启平是第一个回复的人,而且几乎是秒回,"你居然去了b市还不揪"这几个大字强劲有力,后头还跟着三个惊叹号,无一不透着浓浓的羡慕忌妒恨。

想这间小店一开始还是赵启平介绍的,也难怪他会跳脚。李熏然猛吞了一大口面,咬着筷子尖盒盒盒地用着小指滑手机。

没过多久,赵启平就甩了条私聊到他的们的对话框里,李熏然正在狼吞虎咽,点开一看发现是条连结,再点开里头是篇图文并茂的——b市都市传说。他差点没被自己的面给呛一口。

『谅你在b市也没地方去,爷替你找了个探险地图。』

——探险个鬼啦!李熏然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地传了个翻桌的表情包过去。

做为一个刑警,看过大大小小的命案现场,见过的尸体、面对过的恐怖场景数也不数不清,可是对于杀人犯的暴行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李熏然,偏偏,就是,怕鬼。

对,怕鬼。他怕那种飘忽不定又毫无根据的物体,总觉得自己一身武学到了鬼面前什么都没用,他、他总不能够和一只鬼打架对吧?

可是这事儿说出来又实在是太丢脸了,所以他总是在大家面前心里害怕得要死还是极力保持着淡定,只有少数几个亲友才知道他这个小秘密,包括简遥、包括赵启平、包括季白,当然也包括凌远。

 

不晓得是不是炸酱面能够增加胆量,还是吃饱喝足精神足,李熏然鬼使神差地看完那篇都市传说,居然挑了个离所在地最近的地点,下定决心去一探究竟。

哼,我才不怕呢!才不怕呢!才不——

李熏然花了十分钟走路,做了十分钟的心理建设,站到了电影院前,东张西望地想其实设备还挺高级的啊,人也满多的,应该就真的是莫须有的传说吧。他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就松了口气,在窗口买了张票,还有爆米花跟饮料,悠悠哉哉地进场。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他还特地将影院和票券也刷地丢上了朋友圈。

这是一部悬疑推理的电影,一开始就漫延着一股有些压抑的诡异氛围,李熏然一手抓了把爆米花进嘴里啃啃,一脸稀松平常。毕竟这种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必须要时刻提防着四周的场面他很常经历,根本就是小菜一迭。只是过没多久,他敏锐的神经突然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小厅里人其实不多,他这排没坐满,左右两边的位子都空了好几个,所以当类似有人在低语的声音传进耳朵时,他茫然了好几秒才醒悟到匪以所思。

是谁在讲话?他瞇着眼睛往旁边看去,可是光线实在是太暗了,再加上屏幕上的画面也刚好是黑夜,乌漆抹黑的空间他什么也看不清。但明明……旁边就没人啊?

李熏然突地打了个寒颤,那篇都市传说关于这间电影院的介绍像是跑马灯一样出现在脑海中,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好像变得越来越难熬了。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李熏然觉得自从在听见那细语声后空调好像就变冷了,而且竖耳倾听,还能听见在电影背景音乐下传来的,好似有什么在磨擦地毯的声音。他吞了口口水,注意力开始不太集中,乱飘移的眼神不小心看见了个乱晃的黑影站在两侧走道上,下一秒就消失无踪。

他狠狠的、用力的猛吸了一口气。

没没没没、没有,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李熏然你什么都没有看到!那、那只是个影子而已,对,一定只是刚才有人起身拿东西的影子而已,绝对不会是你想的那什么鬼——

莎莎,在地毯上摸索的声响突然变得很近,李熏然心中喀噔了一声,他战战兢兢地、屏气凝神地、缓缓地转向声音来源的左边……

一个不明物体正跪趴在他脚边,朝着他伸出纤细又苍白的手——

李熏然寒毛全竖了起来,他二话不说地站起身子,姿势诡异又僵硬的紧绷着冲向出口,连爆米花都不记得拿。

不明物体动了动,从一头散发里露出了张疑惑的脸。奇怪了……我东西落地板了找一下,那人干嘛说跑就跑呀……?

 

李熏然低垂着头,咬紧着牙冲出放映厅,横冲直撞连路都没心力去看,走着走着就直接撞进了一个人的怀中。

「熏然?」

提前结束会议循着朋友圈来寻人的凌远讶异地喊了一声,李熏然抬起头,大概是因为看见了熟悉的人突然就放松了下来,他瞬间露出了一个彷佛快哭出来的表情,没等凌远细问,就扯着他的手臂往外头走。

「怎么了?熏然?发生什么事了?」凌远瞅着他的脸色,又回头瞅几眼电影院入口,反手便握住了李熏然的手,「怎么走这么急?」

李熏然心有余悸地往后瞥一眼,低声说道:「先别问,快走。」又紧接着加快了脚步。

凌远上一回看见李熏然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还是在几年前,那时候李熏然喝醉了酒执着着要自己走回家,却被路灯下的影子给吓破胆。他又再度看了一眼电影院招牌,想到前几个小时赵启平传来的什么都市传说,就算他连点都没点开看,但两个线索一结合,好像就突然可以明白了些什么。

凌远伸手揽住李熏然的肩,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拉得更靠近了一点。

一路上什么话也没说,好不容易回到酒店的李熏然一脸生无可恋的倒在床上,看着凌远站在衣柜前解领带更衣,转过来时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李熏然撇撇嘴,按照他们俩多年相处下来的经验,凌远这表情八成就是什么都知道了。

「你千万别问我看到了什么!」李熏然先发制人,把正要开口的凌远的话头给堵了回去。

「——我其实只是想说我买了奶油炸糕,要吃吗?」凌远轻笑一声,提起一进门就被搁在一旁、而李熏然也因为太过恍神而没注意到的袋子。

 

李熏然窝在酒店里的小沙发上,别别扭扭地啃着奶油炸糕,一边咬着,一边消化刚才的恐怖经历,越想越不是滋味,就劈哩啪啦地开了语音把赵启平给骂了一顿。说好了要凌远别问,结果这会儿全自动自发地讲了出来,凌远一字不漏地听得一干二净。

「行了,不是说好了别问吗?怎么自己又想了。」凌远一把抽走李熏然的手机,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说,「下回别再被小赵牵着鼻子走了,那种地方你也去。」

「我以为那就是说着玩儿的,全是假的,怎么知道还真的会看见。」李熏然不甘示弱地抱怨着说,「老凌我跟你说,我才不怕!真的,就是被吓着而已!」

「是是是,你不怕。」凌远敷衍地说着,他好整以暇地躺回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电视,恰巧转到有台在拨着鬼片,顺势就停了下来。

「……」还在沙发上的李熏然听见音乐声转过头去看电视,发现是鬼片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老凌。」

「怎么,李警官,不是说不怕吗?」凌远噙着玩味的笑意问。

「……」李熏然瞪圆了眼睛,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奶油炸糕,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然后又慢条斯理的爬到了凌远身边,棉被一掀,盖住。凌远看着他一脸我不怕却在每次有鬼冲出来时忍不住地颤抖着身子,就有些不舍得想笑。他啪地一声关上了电视,伸手揽住了他的腰将他往自己怀里放。

「老凌?」李熏然转过头有些疑惑地对着他眨眨眼。

「不看了,不好看。」凌远说,「熏然,我跟你说件事。」

「嗯?」

「你知道吗?其实咱住的这间酒店也闹鬼。」

「什什什什、什么!?」

「有只贪睡鬼总是压得我动弹不得。」凌远说着,笑得脸眼睛都瞇了起来,眼角全是折子。

……李熏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套路了,气急败坏地说:「贪睡鬼也只睡你!活该被压床!」

凌远哦了一声,二话不说地抱着李熏然翻了个身,直接压在了李熏然的身上。

「那看来我只能把贪睡鬼也给睡了,这样才公平。」

「凌唔——」

 

救命!鬼原本要压床结果被反压怎么办!?在线等啊!急——唔——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304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