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请用领养代替购买,运气好还能捡到只卷毛的。

萌萌哒甜一发完

私设有,不要尽信,养宠物遇上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

 

请用领养代替购买,运气好还能捡到只卷毛的。

 

凌远今个儿刚好不用值班,系着条深色围裙,一边哼着歌一边剥虾,预备晚上给李熏然做顿干烧虾仁。闪电打下来的时候,整面窗户都闪着白光,凌远蹙起了眉,把手上的水擦干,在闷闷雷声响起时探出了颗脑袋,抬眼便看见乌云密布的天空。他心道一声不妙,赶紧将阳台上晒着的衣服都给收了进来。

幸好他动作快,因为下一秒,磅礡的大雨就像瀑布似的垄罩了下来。

衣服是幸运的,因为凌远的机伶而没有淋湿,可有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比如在路边推着车来不及收摊的大爷;比如站在空旷地跳广场舞浑身上下只有一把扇子的大妈;再比如,明明开了车却淋得浑身湿的李熏然。

「……李熏然?」凌远看着站在玄关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人,一时之间没回过神来,直到眼光对上那埋藏在那湿漉漉浏海底下的无辜眼神时,才猛然醒了过来,沉下一张脸。

「远哥……」明知道现在卖乖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但李熏然还是讨好似的笑了笑,嘿嘿两声听起来底气不足有些心虚。

凌远二话不说地就去浴室拿了条大毛巾,闷着声盖在了李熏然的头上。去洗澡,略带着责备的语气听不太出来有多大怒意,可李熏然就是知道凌远肯定气炸了,他正想开口解释几句,就感到怀中用外套抱着的包裹不安分地扭动了几下。

「哎哎哎,别动,别动呀。」外套湿得可以滴水,李熏然抱着那一团不晓得是什么的东西哀号了几声,凌远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恰巧看见一颗不堪负荷的棕色小头颅,喵呜一声钻出了厚重的外套。

小猫看着李熏然,李熏然看看小猫又看看凌远,凌远没看先斩后奏而惴惴不安的他一个劲儿地盯着他手中的小猫,就好像那是个入侵者。小猫又叫了一声,叫得有些虚弱,叫得李熏然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怎么办?一时冲到就把路边救下的猫给带回来了,他都不知道凌远喜不喜欢小动物,要是等会儿被扫地出门怎么办?

「给我。」

「啊?」李熏然恍惚之中压根儿没听懂凌远在说什么,只是张大着嘴巴啊了一声。

「我说把猫给我。」凌远蹙着眉又说了一遍,他看李熏然傻楞着眨眼迟迟没动作,干脆伸手压着毛巾在李熏然头上掳了几把,然后用毛巾把呜呜叫着的小猫给抱了出来,「行了,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洗澡,要是感冒就有得你受了。」

他说着,抱着猫,又往李熏然的后脑勺轻拍了一下,把李熏然往浴室的方向推。这下李熏然听懂了,噢噢噢地奔进了浴室,留下一路湿答答的脚印。

 

凌远望着有些狼狈的玄关和地板,暗自叹了口气。先是把被毛巾包着的猫放在了客厅茶几上,也不管猫听得懂还是听不懂,叮咛了几声别乱跑后便进了厨房收拾弄到一半的虾子,途中他回头张望了几次,看见那猫尽管喵喵叫着但仍旧还待在原处,便安下了心来。

他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了厨房和被李熏然踩湿的地板,然后做到了客厅地板上,小心翼翼地擦起了小猫。他的动作很轻,可猫毕竟还小,还不习惯被另一样毛绒绒的东西给包裹着,几乎是凌远擦一下,他就喵一声。凌远听他叫得可怜,可是湿湿的不弄干也不行,干脆就拿来了吹风机,开了弱风,呼呼地吹着。

或许是暖风比较没有侵略性,小猫叫的次数变少了,瞇着眼趴在一团毛巾上,只有凌远吹到了正面才会象征似的叫几声以示抗议。

原本以为这只小棕猫的毛是因为湿了所以才会卷起来,没想到却是天生的,凌远看着被吹了半干后依然卷着的毛,不自觉得就想起了李熏然的头发。

一模一样的小卷毛啊。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头一回摸上李熏然的头顶还是在两人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

那时候李熏然出警受了伤,连带着引起了高烧,原本因为急诊没了床位李熏然还想着干脆就在走廊躺椅上将就一下,结果却迷迷糊糊地被自己给捡回办公室安置。他睡着了,睡得像只受了伤后因为缺乏安全感而缩成一团的小动物,却又在自己上完手术台复而归来时,眨着眼露出了笑。

他忍不住就在李熏然的卷毛上揉了一把,手感就和这只猫一样,柔软、温热,爱不释手。

小猫不知道凌远为什么突然就不动了,睁着小豆子一般的迷蒙眼睛,因为觉得烫而奶声奶气地喵呜了一声。凌远连忙移开吹风机。噢呦,连小眼神都像。

 

李熏然带着蒸腾的热气从浴室走出来时,凌远正摸着被吹干的猫,顺手关上了吹风机。他一看李熏然顶着湿答答的头发连擦都没擦,就又把吹风机给打了开来,对着他招了招手。

李熏然接替了凌远的位置,乖巧地坐在地板上,一边轻摸着打盹儿的小猫,一边任由移到沙发上的凌远帮他吹头发。

感觉上好像是吹完了小猫接着吹大猫。凌远掩不住嘴角的笑意,直接了当地拿开了吹风机,扳着李熏然的下巴向上抬,冷不防地偷袭了一口,

没事就被人偷亲,任谁都会被吓一跳,李熏然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指,揪痛了小猫,顿时间喵喵声满天下。

煞风景的小崽子。凌远意犹未尽的舔舔唇,重新拿过吹风机把李熏然的头发给彻底吹干。

李熏然瞇着眼挡住乱窜的刘海,安抚似地摸了摸猫,结结巴巴地问凌远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吻你。」凌远理所当然地答着,彷佛李熏然问了一个蠢问题。李熏然被堵着回不了嘴,低头自己和自己生闷气。

「你还没告诉我,这猫是怎么回事儿?」

「路边见着的。下着雨。他躺在破烂的箱子里,看起来怪可怜,我一个不忍心就抱回来了。」李熏然说着,战战兢兢地问,「远哥,你不会怪我吧?」

「外面雨大,要是你放着不管,搞不好这猫还得有生命危险,养不养得了另当别论,你救了他一条小命,我还能怪你?」凌远噙着笑意说,「不过,你是不是有特别挑过?」

「挑?」

「这猫和你一样,卷毛的。」凌远拨着李熏然干了的头发说。

 

李熏然手中的猫又喵了一声,似乎在回应着凌远的话。他头上的毛卷卷的,李熏然的刘海也卷卷的,一人一猫大眼瞪着小眼。

李熏然学着他喵呜了一声,被小棕猫软趴趴地糊了一爪子在脸上。

凌远想笑不能笑,憋着,肩膀抖得跟筛子一样。

这下换李熏然不依了,他转身,有样学样地也跟着糊了凌远一爪子。

 

哎,什么人捡什么猫。

 

 

 

-

附上李然然捡到的小卷毛示意图↓


超可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吐血而亡。


评论 ( 55 )
热度 ( 696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