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东凯】早晨就从亲亲抱抱开始(生贺甜一发完)

#kkw生贺联文,RPS,甜一发完

#主题:亲亲抱抱

 

私设两人都单身,已互相表明心迹并同居,但这秘密还尚未有人知道。

 

悠闲的周末,照理说是该趁着阳光大好出去踏踏青的,可惜卧室里的两人,没一个人想离开空调房和床铺。靳东是因为才刚出国回来正在倒时差,而王凯则是因为难得有几天休息日而选择了继续睡懒觉。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阵子拍戏养成了每天早起的习惯,王凯睡了一次回笼觉后,九点多再醒来便再也睡不着了。

他眨着还有些模糊的眼睛,盯着靳东乱糟糟的后脑杓发起呆来。看着看着,手就不知不觉地爬了上去,他卷着不算柔软的发玩,笨拙地绑起了小辫子,突然看见一根白发,想也没想地就拔了起来。

靳东后脑一阵疼,被闹醒了,可还是迷迷糊糊地想睡,于是他翻了个身,把罪魁祸首给揽进了怀中,哄孩子似的拍着他的背,咕哝了一句:「别闹。」

王凯被按进了温热的怀抱里,体谅着眼前的男人才刚坐完长途飞机,便收了手打算还对方一个安静的睡眠环境,但也只不过才乖了几分钟,就又因为太热躺不住而忍不住轻轻挣扎起来。

「哥。」王凯推着有些笨重的人,企图抽身。

却没想靳东只是半睁开还没睡醒的眼眸,看了他几眼,然后捏着他的下巴,俯身就是一个深吻。

王凯一惊,连打了靳东好几下,只可惜刚起床没什么力,拳头软趴趴地毫无威胁性。

靳东睁眼看见自家爱人一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看,下意识地就当作人是在讨吻,于是毫不犹豫地就吻上了那充满诱惑的唇,直到被狠咬了一口,彻底清醒后,才察觉到自己根本就是会错了意。他嘶的一声,摸着差点就破皮的嘴角,眨着无辜的眼看向王凯。

王凯啧了几声,舔舔下唇,嫌弃似的道:「睡昏头了是吧?还没刷牙呢,做什么你。」

「……那咱们刷牙。」嗓子说起话来有些干,靳东咳了几声,坐起身来说道:「刷完牙再继续。」

继续你个鬼!王凯瞪圆了眼睛,被子一掀全盖在了那人头上,彷佛恶作剧成功似的盒盒盒地跑向了浴室。靳东甩开棉被跟了上去,在王凯进浴室的前一秒逮住了人,毫不留情地搔着他痒。更多的盒盒盒声撞上了浴室磁砖,回荡在狭小的空间中,其中还伴随着几句认输和住手。

 

当初曾发出豪语,说工作日可以勤奋得不眠不休,但休息日就只能当懒虫的王凯,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要贯彻自己的宗旨,一出浴室就窝上了新买的贵妃椅沙发刷手机,当电话突然响起时,王凯吓得手一松,手机差点就直坠下来砸上他脸。

靳东刮完胡子从浴室出来,就见王凯半躺在沙发上,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朝着自己摇摇手指,比了个嘘的手势。

靳东挑起眉,挨着他也坐到了沙发上,竖着耳朵听了几句,便明白了电话另一头的人是谁。

那是王凯的经纪人。

他俩这点事吧,说起来不过是红尘俗事,但就另一方面说起来也足以算得上是惊世骇俗,所以在尽量不影响任何人的情况为原则之下,他们决定还是保密先,三缄其口,谁也不告诉,免得人多口杂,一个不小心坏事儿。

只是瞒归瞒,那些远在天边的粉丝、萍水相逢的工作人员也就算了,要想真正瞒过天天相处见面的熟人,那可说得上是难上加难。靳东知道,其实很多人压根儿早就都猜到了,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假装不知道帮忙瞒着。王凯的经纪人大概就算是这情况中的其中一人。

 

王凯看着靳东噙着坏笑朝自己逼近,心里头就直打鼓,而他所有不好的预感,都在靳东伸着手指抠下他内裤时化为了真实。

我去你大爷的靳东!

他不得不和经纪人解释自己刚才那一声喘气只是因为撞到了茶几,接着强忍着被含进嘴里的快感,三两下挂掉电话。

「哥!」王凯的一声埋怨中饱含了忿忿不平和压抑的情欲,靳东抬头看了一眼,眼神里分明写着难道你不想要吗?

隔了好多天不见,本就该是干柴烈火,说不想都是骗人的,可也不能、也不能……在讲电话的时候突然发动攻势啊!

王凯象征似的轻踩了靳东大腿几下当作泄愤,脚一滑却不偏不倚踩中了肿起的一块,这下可好,他还来不及为自己辩解自己不是故意的,就被扯着脚踝按进了柔软的沙发之中。

 

透过落地窗帘缝隙照射进来的阳光,在地毯上留下了一道笔直的光线,爬上了落在上头的一件件居家服,而在那耀眼的末端,相爱的人们正在互诉着最直白的爱意,直到承载不住的浓情宣泄而出,直到光芒顺着时间推移将他们沐浴其中。

 

正午了,却也只是他们刚刚开始的早晨。

靳东拥着累到不行的王凯,抵着他汗湿的额头,一遍遍地说着:「我爱你。」

 

至死方休。

 

王凯听见了,挑起了眉。

靳东立刻改口,不休,至死不休。

这还差不多。王凯乐得笑了几声,又因为腰间一阵酸痛而皱起了脸,他拧了靳东一把,指使着哎哎叫的人抱他去浴室清洗。

「好好一个早上都被你给浪费了。」他说。

「怎么会?」靳东嘻皮笑脸地说,他又啄了王凯一口。

 

「这明明就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kkw生日快乐!

我爱你,爱你们!

评论 ( 13 )
热度 ( 310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