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三个月以下的小猫请勿喂食牛奶,如果不慎已经打开了,那就喂喂旁边的人吧。


萌萌哒甜一发完。

私设有,不要尽信,养宠物遇上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

和卷毛猫有关的还有一篇:请用领养代替购买,运气好还能捡到只卷毛的。

 

三个月以下的小猫请勿喂食牛奶,如果不慎已经打开了,那就喂喂旁边的人吧。

 

凌远伺候完了大猫小猫,才想起自己的晚饭还有一半没做,他匆匆地收了吹风机,捧着李熏然的脸颊亲了又亲,这才走进厨房接着处理虾子,留下李熏然继续和小棕猫大眼瞪着小眼。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没了吹风机作怪似的呼呼声,小猫这会儿不叫了,也不巴李熏然的脸了,改而伸着小舌头拼命地舔舐着李熏然的手,微刺的舌面勾着李熏然不算柔嫩的食指,细细痒痒的酥麻沾着些湿润,李熏然瞅着猫儿,觉得自己一颗强硬的男子汉心都快被融化了。

「远哥、远哥!他一直舔我!」

「你说什么?」凌远正巧开了火爆香,一瞬间蒸腾上来的炒菜声把李熏然的话给盖得七七八八,他没听懂,只好喊回去。

李熏然一听见厨房传来的动静就放弃了再说一次的打算,大概他现在就算喊破喉咙凌远也听不到了,索性就干脆捉着小猫一溜烟地跑到了厨房门边。

「我说,他舔我。」李熏然两手托着猫,靠着门板拼命伸着头往里看,深吸一口气全是辣酱的味道,闻起来就很好吃,他想着,亮晃晃地眼四处找寻着好料。手里的小棕猫似乎也闻到了什么,粉红色的舌头不断地舔着嘴巴和鼻头。

「你别跑这儿来吸油烟。」凌远转身就瞧见这一人一猫,吓得他抖了一下,连忙伸手把李熏然给请出去,然后就见证了小猫拼命舔李熏然手指的一幕。

「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他真一直舔我!」李熏然盒盒盒地笑着说。

「你刚是不是又偷吃了茶几下面的饼干?要不他怎么一直舔你手?」凌远怀疑地挑起眉问,惹得李熏然跳着脚驳斥说没有,他只好连忙改口安抚着道:「那就是他饿了,也不晓得这么小的猫得喂什么,你先查查他能吃什么,看看家里有没有,没有咱再上街去给他买。」

「行。」李熏然豪爽地一甩头,大步流星地往客厅走,没走几步又哒哒地踏了回来,眨巴着眼对凌远说:「那辣酱能再多加一匙吗?」闻起来不够辣。

凌远抿着唇需点了点他的鼻尖,摆明就是要他好好瞧着自己的胃别总是想吃辣,但转身还是拿起了辣酱罐。李熏然笑嘻嘻地冲进厨房,快速地在凌远脸颊上偷亲了一口,又接着踢踢踏踏地开溜。凌远盯着锅,听着他怀中的小猫一路喵喵叫回客厅,忍不住在嘴角漾起了一个傻笑。

 

李熏然躺在沙发上任由小猫踩着他的胸口,他一面伸手给小猫舔来止饥,一面滑着手机查资料,百度上头一条条的文章看得他眼花撩乱,大致上抓了下重点,不外乎就是要先去看兽医打预防针、注意保温、喂奶……喂奶?李熏然眼珠子一转,想起冰箱里还有罐新买的鲜奶,立刻就扯着嗓门喊凌远。

「远哥!牛奶、牛奶!这小家伙可以喝牛奶!」他把猫放在沙发上用抱枕挡住让他不至于摔下,急冲冲地又回了厨房。凌远一边说着慢点,一边替人开了冰箱,拿牛奶开封的动作一气呵成。

「冰的行吗?喝了会不会拉肚子?」大约是胃不好的人天生就对于吃冰的东西有一定程度上的抵触,凌远摸着牛奶盒的温度,蹙起了眉问,「那文章下面有没有说要加热什么的?」

「我看看啊……这么热的天还得喝热的,感觉就怪可怜,真是大热天喝热茶,越喝越热——」李熏然靠着关上的冰箱门,一边嫌弃的撇嘴,一边滑出刚才的文章继续往下看,然后他突然就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了,学到一半的东北腔嘎然而止。

「怎么样?」凌远关了瓦斯,凑过来问。

李熏然嘿嘿地笑了两声,换上了一个卖乖的表情说:「上面说——牛奶只能喝猫咪专用的奶粉,不能喝市售的牛奶。」

也不早说,这都开了。凌远一语不发,瞅了瞅李熏然微带着歉意的笑容,随手就把那罐牛奶给塞到了李熏然的手上。

「那你先喝着吧,垫垫胃,我去外头绕绕看哪儿有宠物用品店,回来再把这顿一坡三折的饭给煮完。」他说着,脱下了自己的围裙。

「别别别,远哥,要去也是我去!」李熏然咽下一口牛奶,一把拉住了凌远的手臂说。

「那可不行,你才忙了一天,又淋了雨,别再出去吹风累着了,要是感冒我又得心疼。你听话,待在家顾猫,嗯?」

「谁不是在外忙活了一天?还以为我不知道你这院长平日里得有多忙?好不容易下了班还得回家收拾煮饭……」李熏然哼唧了一声,把喝一半的牛奶放回冰箱里,双手抱胸转身面对凌远,大有不屈不饶的意味,「这事想撇开我,告诉你,没门!」

「回家煮饭我乐意,哪算累?」凌远愣了一下说。

「我看着就累!」李熏然亮出了小虎牙小爪子,威胁着说,「你要是坚持出去买,我就替你把这顿饭煮了!」

 

凌远顿时为难了起来。

沙发上的小猫喵喵喵喵地替他唱起了悲壮的配音,余音绕梁。

 

凌远最后还是敌不过李熏然,连人带猫一起打包上了车,两人绕了家附近一圈,没看见什么宠物用品店,倒是看见了一家新开的私人兽医院,想着那包在毛巾布里的小猫也是该检查检查,就干脆停了车,把还在叫不停的猫双手奉上给了医师。

小猫很健康,没有传染病、没有寄生虫、各个器官也都发育良好,只是因为淋了雨又饿了所以显得有些虚弱,医师交代了他们几句,又替猫儿打了预防针,然后就很爽快地放行了,临走前他们把一些必备的东西也都在兽医院里头买齐了。

被打了针的猫有些恹恹的,像极了每回受伤后来到医院包扎的李熏然,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整个人都散发着委屈。凌远抱着小猫往他丁点大的头顶上亲了几下,换来猫儿的几声叫声,和拎着一袋袋猫用品跟在后头的李熏然的气急败坏的追问。

远哥你对他做什么了他叫!

凌远特地站直了身子等李熏然往自己身边凑,然后猝不及防的也往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他在李熏然错愕着瞪大眼睛的视线下,忍不住地抿起了唇笑说:「我没做什么,就做了这件事儿。」

李熏然没手摀额头,只能憋着,伸脚不清不重地往凌远的小腿肚踢了一下,胡乱地说:「光天化日之下,你干什么!」

「哎,」凌远彷佛接受了教训,乖顺地点点头,末了又侧过脸在李熏然的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已经天黑啦。」

 

 

 



-

踩着卷毛的小卷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血槽又要空了!!!

李卷卷,你家小卷卷要比你更可爱了怎么办!!!


评论 ( 28 )
热度 ( 456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