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伺候得不好,他是你大爷;伺候得好,他还是你大爷。

萌萌哒甜一发完。

私设有,不要尽信,养宠物遇上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

和卷毛猫有关的还有兩篇:请用领养代替购买,运气好还能捡到只卷毛的。

三个月以下的小猫请勿喂食牛奶,如果不慎已经打开了,那就喂喂旁边的人吧。

我惨了,深深陷入小卷卷中无法自拔。到底要写几篇一发完。

 

伺候得不好,他是你大爷;伺候得好,他还是你大爷。

 

兽医院没有专用奶粉,但有专门给幼猫食用的罐头,李熏然不晓得自家的猫喜欢吃什么口味,干脆就每一种都买了一罐,迭得像小山一样高。小猫一回到家就喵个不停,迈着小短腿在罐头山四周转着圈儿,凌远没等李熏然点兵点将完,就随便抽了一罐出来,差点没弄垮那座罐头山,被李熏然逮着又是好一阵变相的怒骂。

小猫可空管他们打是情骂是爱,就着小碗里头的软泥便开始大快朵颐,李熏然摸得他直甩尾巴,凌远摸了摸李熏然的头,回了厨房把他中断了两次的碗饭给煮了。

因为一场猫插曲,原本预计的丰盛晚餐看着时间大概是没法再继续做下去了,除了最一开始早下锅处理的干烧虾仁,凌远又匆匆地炒了盘青菜和肉丝就算完事,他从保温的电饭锅里头添了两碗饭出来,唤着还在客厅里的人来吃饭。

李熏然吃饭也是狼吞虎咽,不管凌远矫正了他多少次要细节慢咽,总是在每次好不容易有了改善后,一出警又被打回原形。于是到后来凌远也就习惯了,不再强制着说一口要咬多少下,而是一点一点地劝着他慢慢吃,又备了杯水在旁边以防他呛着。

吃饱的李熏然自动自发地负起了洗碗的责任,他一边洗一边伸长着脖子看凌远和猫的动静,一个不小心把水都给洒上了地板,吓得他赶紧拿抹布擦了干净。

凌远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看猫吃完了趴在碗边打盹儿有些不忍,就拿了个旧枕头出来试图给人布置个窝,可没想小猫一点都不领情,不论凌远怎么哄,说不上去就是不上去,就连李熏然洗完了碗跑出来围观,他也没舍得离开自己的碗一步。

「你干啥呢?」李熏然歪着头看凌远给猫晓以大义,一时之间没弄明白情况。

「他吃饱了就睡,我想让他睡垫子上,以免着凉。」凌远解释完,又接着苦口婆心地劝着猫。

「那你抱他上去不就行了?」李熏然眨着不解的眼问,「在这儿瞎折腾什么呢,他又听不懂!」

「那可说不定,睡觉这事儿可马虎不得,得让他选自己喜欢的地方才行,我要是勉强他了,搞不好他以后都得对这枕头弃之如敝屣。」

「瞎担心。」李熏然碎念了一句,挑起眉主动将小猫给抱上了枕头,可惜小猫不买账,喵呜叫着跌跌撞撞地滚了下来,李熏然再抱,他再下来,李熏然又抱,他又下来……就这么来来回回地闹了好多遍,小猫终于受不了了,狠狠地在李熏然着手指头上咬了一口。

「哎唷,嘶——你还真咬啊。」

「我看看、我看看,咬哪了?流血没有?」凌远被他吓了好大一跳,慌慌张张地就去捞李熏然的手来瞧,他把他细白的手指紧紧攥在手心里,一根根仔细查看着。

其实根本没那么严重,既没破皮也没流血,小猫的牙没长全,咬一下也根本不痛,李熏然就是反射性地哎哎叫了几声,没想凌远却当真了,把他当成宝似的左右呵护着。李熏然又好笑又感动,连忙动着手指和凌远说没事。

「别吓唬我,我现在老了,不经吓。」凌远心有余悸的说。

「呸呸呸,别胡说!哪里老了!谁说你老?我家远哥明明正值壮年,才不老!」李熏然不满地抗议着。

哎别动,凌远捉着人,怎么说都要仔仔细细地检查完了确认真没事才肯放手,放了之后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去打针破伤风,被李熏然哼唧了句小题大作。

小猫大概也知道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撒娇似的在李熏然的脚边蹭了蹭。

「小坏蛋,远哥给了你床你不睡,还偷咬我一口,现在又来撒娇,到底想怎么样?嗯?」李熏然戳了戳猫咪柔软的毛皮,故作凶恶的问。谁知猫儿一点也不怕,喵喵叫了几声后,自己踩着小脚步窝回了最一开始的毛巾团上。

「盒盒盒,远哥,看来他是嫌弃你的枕头了。」

「行吧,别直接躺地板就好。」凌远拿起枕头拍了拍说,「其实他嫌弃也不打紧,反正,这原本是你的枕头。」

「……」

 

凌远捧着最新一期医学杂志靠在床头上阅读着,洗好澡的李熏然没直接奔向床,反而是先绕到了客厅去逗猫。他见小猫睡得熟,便搬来了一个纸箱,小心翼翼地将猫和毛巾搬进了箱子里头,又多拿了件不要的旧衣服当棉被盖着。期间小猫没醒,咪呜咪呜的彷佛在说梦话,翻了个身又继续睡。

凌远听见外头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好奇地掀被下床查看,就看见李熏然正趁着猫儿熟睡偷撸猫。李熏然撸高兴了,回头看见凌远正站在房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他想也没想就给了人一个开怀的笑容,映在灯光下晃得凌远一阵悸动。

凌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动的身,只知道底下的唇柔软得令他发疯,他揽着李熏然的腰,拼命地品尝着口中的甜腻,那一丝呜咽被吞没在了唇齿之间,两人的身躯紧密相贴,摩擦出了卓人的热度。

李熏然过了最初的诧异,在一波波攻势与侵略中逐渐沉沦,他忘情地闭上了眼睛接受凌远的深情与温柔,恍惚中失了重心的身子后退了一步,没注意踹上了纸箱,彷佛地震般的震动让猫儿惊醒了过来,一连串猫叫声惊慌又失措。

李熏然猛地就推开了凌远,力道过大甚至还在凌远的舌头上咬了一口,渗着铁锈味的红珠冒了出来,惹得凌远嘶的一声。可李熏然没空管他,反而是立刻蹲下了身子子去瞧猫,他手忙脚乱地摸着猫安抚,一边哄着一边给人盖被子,不知道的人还当是在哄孩子呢。

被舍弃的凌远自怨自哀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止住舌头上,那李熏然咬出的爱的血迹。他跟着蹲在猫边上,恶狠狠地冲着猫瞪了一眼。

 

「你大爷的!」

 



 

远哥居然骂小卷卷!小心被李卷卷揍!

已经没有小卷卷的照片可以放了好桑心


评论 ( 25 )
热度 ( 404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