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孵蛋记 (七夕贺文)

给我家 @奔跑的蓝汐 的孵蛋梗,虽然他没真孵。

祝大家七夕快乐!

龙与饲养者的现代傻白甜日常,一边上班一边写,一发完。

系列文 大尾巴捲小尾巴 、大翅膀带小翅膀飞 、大爪子搔小爪子  ﹑爱人想睡怎么办?  、论家里养了只龙是什么滋味


李熏然捡到了一颗龙蛋。

 

严格来说,应该是凌远得了一颗龙蛋,然后被兴冲冲的李熏然给抢走了。

龙的出生不像人类,他们的诞生是从一颗蛋开始的,在毫无自保能力的蛋时期,除了唯一拥有的坚实外壳以外,剩下的全都得仰赖龙妈妈孵蛋照顾,才能破壳出生。基于各种严苛环境的考验,再加上龙的生育能力一直不高,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龙妈妈在孵育期是不可能会离开自己的龙蛋半步的。凌远能得到这颗龙蛋,实在是纯属意外。

那天方孟敖敲响他家门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倒不是说他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龙之皇族,毕竟以前也能算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但是成年后莫名其妙在三更半夜被吵醒还真能算得上是头一次。李熏然睡得迷糊却又一脸警戒的站在凌远身后,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陌生男子把一颗保龄球一样大的蛋塞到凌远手中,嘴里念着一串听不懂的话语,念完也不等凌远回答转身就走,挥挥衣袖留下一颗孤单的蛋和尚未反应过来的凌远。

那是最古老的龙语,由皇族嘴里说出口,便相当于一定程度的誓约。李熏然听不懂,但从凌远的翻译中得知,大意约莫为「临时出了点意外,我的弟弟就拜托你照看了。」

纯白的蛋壳上印着复杂的银纹,李熏然伸手往上一摸,银纹随着他掌心碰过的地方亮起了光芒,蛋壳冰凉,但一股暖意却从纹路之间透了出来,温暖了他的掌心。

李熏然一把就把蛋从凌远身上抱了过来,睡意全跑没了,他睁着闪亮的眼眸,像是捧了什么宝贝似的,扬着下巴和凌远说:「这能孵出龙吗?我要养!」

「……」凌远面色复杂的瞥了他几眼。

 

你刚说什么?你要孵蛋吗?

 

于是那颗蛋就被留下了。其实不留下也不行,因为送蛋的方孟敖神龙不见首尾,丢弃龙蛋这种缺德事凌远就算是黑了一百个胆子也做不来。

李熏然抱着那颗蛋睡了一晚,早上起床早饭也不吃,径自抱着颗蛋坐在客厅沙发上,不晓得在深思着什么,就连凌远煎吐司的奶油香味阵阵飘出也没能拉回他的思绪。

「你说这花纹的颜色是不是淡了一些?」李熏然抬起头来问凌远。凌远这会儿正忙着摆盘,匆匆瞥了一眼,随口问道有吗?

「真有!」李熏然捧着蛋,踢踢跶跶的走进小餐厅,把蛋给搁在了桌上,正经八百地指着其中一条纹路说,「我记得昨晚这条线的颜色比较银。」

你昨晚迷迷糊糊抱着蛋就睡,真能看出什么银不银?凌远在心里腹诽着,但还是用手中的吐司换过了蛋,仔细地看了一看。怎么说都是皇族的蛋,他要是养不好,那不得成了龙族的千古罪人了?

昨天抱在手里的时候就觉得龙蛋的重量有些偏轻,这会儿一拿不仅轻了,还有些冰凉,纹路也果真如李熏然所说的,一点光彩也没有。凌远神色一懔,这下也顾不得什么早餐了,连忙把蛋放到瓦死炉上,点火。

「我去!老凌!我去!」李熏然差点被吐司给呛到,他跳起身子不管不顾的就想去关火,「别别别,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把蛋给煮了!」

「哎,别闹!煮什么蛋?小心你的手!」凌远吓得魂飞魄散,大手一捞就把李熏然一边喊着抢救一边胡乱挥舞着的爪子给抓牢,「别乱摸,待会儿熟的就是你的手!」

「我的手没熟,蛋要熟了!」李熏然怒目一瞪,手腕一转就挣脱了凌远的控制,凌远眼看不对劲,赶紧横过身子挡在了李熏然和瓦斯炉的中间。

「他是龙蛋,不会熟的,我还怕不够热呢!」凌远说,「母龙在孵蛋时都会朝着蛋喷火,你不是说颜色变淡了吗?那就是因为他会冷的关系。」

「啊?」李熏然愣愣地止住了动作,看看被搁在火焰中的龙蛋,又看看凌远,最后忍不住地憋出了一句话,「那你快朝他喷火啊,你不是龙吗?」

「……你是想放火烧了房子吗?」

凌远当然不可能在家里变回原形,理所当然也就没法子喷火,那颗蛋在整个吃早餐的过程中都被留在了瓦斯炉上,李熏然一边吃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就怕他被烧得由白转红。凌远伸长手捏起了他掉回盘子的培根,一路递到了人嘴边,李熏然看也没看就伸出舌头卷掉,湿润的柔软在指尖一滑而过,搔的凌远心痒。

蛋离开瓦斯炉的时候烫得不得了,凌远把他装进了一个铁桶子里,美其名曰保温,被李熏然用大毛巾包裹着捧了出来。从那时起,只要不是上班时间,李熏然在蛋在,几乎是形影不离,整天像是捧娃娃似的捧着颗蛋,在家里晃悠来晃悠去。吃饭的时候带着他,看电视的时候也带着他,摊了一地照片在研究线索时也带着他,就连睡觉时也带着他,俨然成了凌远与李熏然亲爱的障碍物。

后来忍无可忍的凌远,巧手替龙蛋做了一个窝,不仅有保温灯,还有着数个热水袋跟暖宝宝。把龙蛋伺候得好了,才转身伺候那个躲在床上偷笑他的家伙。

 

可李熏然对蛋的爱不释手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甚至有一次,凌远还听见了李熏然在跟蛋对话。

 

「我说你呀,」李熏然背对着凌远,神神秘密地嘀嘀咕咕的对着蛋说,「一只人在里头不无聊吗?人类怀孕还有个胎动,你呢,隔着这蛋壳一点消息都没有,除了纹路偶尔会亮起来以外——」他说了一半眨眨眼,「我去!等等!这该不会是摩斯密码吧!?」

李熏然抱着开始发亮的龙蛋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吓得凌远差点打翻手中的茶叶罐。凌远慢悠悠地在客厅泡茶,看着李熏然喜孜孜地拿着纸笔在记录发亮的次数和长短,心里明知龙蛋压根儿不会什么摩斯密码,却还是坏心眼地由着他去折腾。

谁知道呢,皇族的蛋,搞不好真能解出什么也说不定?

李熏然在三十分钟后哈地一声,捏着张纸往凌远身边凑,笑嘻嘻地说他破解了龙蛋的密语,登啷地将画满点和线还有英文的纸递到了凌远的鼻头底下说——他想吃红烧肉!

凌远才明白自己是被这小混蛋的演技给骗了。他掀起了眉毛,捏了捏李熏然的鼻尖说:自己想吃就大方承认,赖在一颗蛋上头算什么!

龙蛋似乎在附和着凌远的话,谴责似的亮了亮纹路。

李熏然嘿嘿两声,把蛋捞进怀里,一面亲了亲上头的纹路骂他胳膊向外弯,一面用脚趾踩了踩凌远的大腿,威胁着道:做不做红烧肉?

做,做,做。凌远一口气喝干茶。

 

小祖宗想吃的,焉有不做之理?

 

 

 

 


评论 ( 23 )
热度 ( 292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