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今天的霍格沃茨,又将会是平安的一天呢!(甜一发完)

×魔药学凌教授x葛莱芬多新生李熏然

×随便写写的HP趴啰无脑小甜文

×设定来自于 @叽噗onnarF  @霍爾的一個小號 ,我只是个被萌到的小偷

 

01

 

不知从何时开始,霍格沃茨便流传着一段关于魔药学教室即将改建成学校第二餐厅的谣言。

 

向来阴森昏暗的地牢,最近总是灯火通明,就连原先闻着都是消毒水味道的空气,也渐渐地变成了香喷喷的各式食物香味。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用般忙碌的凌教授,开始学着推掉了各式魔法单位的演讲邀请,天天找着借口跑斜角巷去进行大采购,一袋袋的马铃薯、碗豆苗和羊羔排堆满了办公室。

叩叩叩,附有节奏的敲门声准时在十一点钟响起,凌远立刻丢下了手边的羊皮纸滚动条,起身去开门。隐型斗篷下露出了一双圆滚滚的大眼,李熏然趴在门上把风似地左右张望,确认没人后才踩着狮子拖鞋钻进了室内,对着凌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李熏然身为一个葛莱芬多的新生,却一点也没有新生的乖巧,不仅和双胞胎赵启平两个人一起到处作乱被老师们与学长姐们惦记上,现在甚至连半夜偷溜下床闯进魔药学教室这种事都做了出来。如果说前者有可能是被身为级长的季白给带坏,后者十有八九是凌远自己惯出来的。

如果凌远没有抛下他的研究,破天荒的接下魔药学教授的位置;如果他没有在李熏然第一次偷用大斧煮汤喝时,鬼使神差地跟着喝了一口;如果他没有为了要提升李熏然的魔药学成绩而提出补课的话……那么现在这种隔三差五的假调药剂真煮美食的情况就不会发生了。

可惜现实没有如果,魔法世界也没有如果,就算有——凌远看着盘腿坐在沙发满眼期盼地盯着大斧的李熏然——就算有,他也不会让它发生的。

 

「今天的是甜的。」李熏然抽抽鼻子,用很肯定的语气说着。

这不该是个问句吗?凌远有些失笑地弯起嘴角:「算你鼻子灵。」他打开大斧的锅盖,随手拿起一边的小药瓶倒了些白花花的奶油下去,又丢了几颗从药草学教授那里拿来的泡泡豆荚,瞬间约克夏布丁上便充满了一层亮晶晶的粉末。

没等凌远做完最后收尾的动作,李熏然已经迫不急待地用勺子舀了一口放进嘴巴。

「敲好粗!」甜而不腻的滋味和厚重的奶香,让李熏然才吃一口就激动地掉了狮子拖鞋。

「坐好,好吃就多吃点。」凌远灭了大斧底下烧着的火焰,带着厚手套把整锅放到了李熏然的面前。他自己胃不好,过了晚餐时间后基本就是禁食的状况,每次煮的宵夜也都是为了满足李熏然而已,理所当然今天的布丁也是。

早就过了和凌远客客气气的阶段,李熏然现在俨然把凌远的办公室当成了第二间学院交谊厅,什么打滚撒泼的事都做得出来,就连吃饱了摸着肚皮挂在扶手椅上大睡也行。凌远没怎么管他,只管他会不会着凉,用速速前招换了条毯子把人给盖得严实。

 

李熏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和凌教授好成这样的,好到连赵启平被公正无私的凌教授评了个P时,都是他厚着脸皮去帮忙求的情——虽然最后赵启平还是被央求了补考。

可是他知道,每当凌远把吃饱喝足的自己摇醒、替自己灭灭净去掉食物残留味道时,他闻着自己什么味道都没有的睡衣,都会有一点失落感。

 

嗯……这下连凌教授的香水味也没有了。

 

02

 

「我说李熏然啊——」赵启平翘着脚在火炉旁,一边烤着棉花糖,一边盯着趴在地板上自己和自己下巫师棋的人问。

李熏然的皇后正准备挥拳干掉城堡,他分身乏术,只回了一个简短的单音当作回答。

「你最近晚上好像都没有偷跑下床了。」赵启平一口咬掉黏呼呼的棉花糖说,「怎么,终于被嫌弃了吗?」

匡啷一声,城堡被敲得粉碎,在地毯上扬起一片粉尘,也让赵启平的心嗑蹬了一下。握操,不会真说中了吧!

李熏然默默地抬起头来,湿润的眼睛眨呀眨,脸一皱……哈啾一声打了个大喷嚏。

「恶!」赵启平嫌弃地跳上了扶手椅。

「老凌去参加国际药学协会一年一度的大会去了,得后天才会回来。」李熏然胡乱地掏出一团纸抹掉鼻涕,转手就往火炉里丢去,火焰瞬间变成鲜绿色的火舌。

「哪开会去了?」

「法国。」

「波巴洞不是也在法国吗?听说那里的女学生都长得像仙女一样,举止还很优雅。上回庄恕哥替校长去那儿办了件差事,被某个小女孩而塞了封情书进斗篷里没注意到,后来被三哥发现了差点直接在前院展开一场巫师决斗。」人人都有八卦之心,但像赵启平这么消息灵通的除了幽灵蔺教授以外大约也是别无他人了。他兴冲冲地从扶手椅上爬了下来,挨着李熏然一起趴在地毯上,伸手移了骑士,保了国王一命,「你说像凌教授那样一个温文儒雅的黄金单身汉,恨不会连波巴洞的教授都看上他?」

「……他是去开会,不是去参观魔法学校的。」李熏然听着一顿,又接着反驳说。那肯定是因为庄恕哥看见每个人都笑的关系,老凌才不会呢!

 

邻近圣诞节,凌远参加完大会后直接就用现影术回了活米村,替李熏然在蜂蜜公爵里买了一整盒的巧克力蛙,然而回城堡后李熏然却一点都不买单,因为他发现凌远的办公桌上堆了一堆精致的小礼物盒,那粉色系的蝴蝶结看起来八成都是出自女孩子的手艺。

 

他三天没去魔药学办公室,三天没吃宵夜,决定和在外拈花惹草的凌教授冷战,却觉得又饿又有些寂寞。

嗯……寂寞?

 

03

 

他跑去问赵启平,赵启平一脸鄙视的说他没救了,他不信,于是他又跑去问了三哥,三哥一边把施着咒让扫帚快速旋转一边说太简单了自己想。李熏然自己没想通,只好又厚着脸皮去找阿诚哥求救,被刚从豹形化为人的阿诚哥给拍了拍脑袋说:「然然长大了。」

 

没有概念的李熏然觉得有些忧郁,顶着寒风窝在猎场看守人的小屋前逗弄胖胖球,被看守人黄志雄一把塞进了小屋里取暖,顺带通知了凌远来接人。

凌远一来就看见就算在忧郁中也不忘和石头蛋糕奋斗的李熏然,他把人带回自己的办公室,替他盖了毯子又煮了一锅香喷喷的海鲜浓汤,一面喂着一面解释说那些小礼盒都是明楼收到不要转送给他的,他觉得浪费这才想带回来留着给李熏然解解馋。

 

李熏然决定跟凌远和好了,不是因为海鲜浓汤也不是因为这些解释,而是因为凌远说这几天都没见到他很寂寞。原来老凌也跟自己一样!李熏然喜孜孜地往凌远脸上亲了一口,说这是以前他奶奶教的,是可以消除不安的古老魔法,他很久没用了,今天难得用一下。

凌远愣愣地看着眼前笑得满足的李熏然,伸手擦掉了脸颊上的浓汤残渣,低头就往李熏然的唇上吻了一口。

 

「这是消除不法的高级魔法,没事不能乱跟别人用,会有危险的,知道吗?」

 

04

 

再后来,李熏然为了感谢战友其实也没有什么用的开导,送了赵启平一个会咬人鼻子的茶杯,给了季三哥一盒立即见效全效洁白粉,再把明教授收到礼物试图销毁的情报不小心地透露给了阿诚哥。

 

今天的霍格沃茨,又将会是平安的一天呢!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346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