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63 为钱、为名、为黑而黑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哔哔,测试LOFTER文章出现首页功能是否正常。

从上次的浏览量判断肯定有很多人没看见,于是再次补62传送门:【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62 周一见

建议大家可以关注并加星,江湖传言这样似乎可以确保不错过更新。

 

「小明星完结倒数,且看且珍惜。」

 

63 为钱、为名、为黑而黑

 

难得的休假日,闹钟理所当然不会响,李熏然还以为自己可以睡到日上三竿,太阳照屁股,没想到一大清早就因为大抱枕凌远的离去而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他整个人慵懒地像只猫赖在床铺上,把棉被全都给磨蹭得皱巴巴,这才勉勉强强地睁开眼睛半瞇着,看凌远用肩膀夹着手机正在换衣服。

大概是听见了动静,凌远转头瞧见他醒了,连忙走过来坐上床沿,俯下身往李熏然的额上安抚似地亲了一口,接着又继续讲到一半的电话。

「嗯,我知道,看见了。就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下是谁放出的消息……不可能全是他一个人的独家,一下子牵扯进了这么多人,分明有预谋。」

李熏然翻了个身趴在凌远的腿上,低沉的嗓音兜兜转转了好一会儿才钻进耳膜,等到他又多花了好一段时间消化完其中的含意,凌远已经讲完最后一句话把电话给挂了。只是没隔几秒手机便又响了起来,凌远看了一眼,最后直接切成静音。

「怎么了?」李熏然揉揉眼睛撑起身子,伸手想去捞自己的手机,却反被凌远揽进了怀里。

「出事了。」凌远平静地说着,他一面伸手卷着李熏然的浏海,一面看着他迷离的眼一眨一眨忽变清明,他按住了李熏然跳起身的动作说,「不算什么大事,放心,能处理好的。」

「出什么事了?」李熏然挣扎着从他怀里钻出来,一时也不顾上自己一头乱发和凌乱的睡衣,捧着凌远的脸颊正色问道。

「一点儿莫须有的八卦新闻,说出来会笑掉你的大牙。」凌远说,他抓起李熏然放在自个儿脸颊上的手,凑到嘴边又亲了一口,作势要咬,被李熏然一把抽了回来。

正当李熏然对于凌远的回答不甚满意,执意着要自己勾手机来看时,卧房门好巧不巧地被轻敲了两下。

「凌远?你起了吗?」

是谭宗明的声音。

「起了。」凌远回了一声,拍拍李熏然的屁股示意他从自己身上下来。

「我们得谈谈。」谭宗明又隔着门说。

「是该谈谈,等我会儿,这就出去。」凌远说着,把李熏然的手机从床头柜上抄起递还给了主人,李熏然接过一按,画面仍旧一片黑,「为避免麻烦我刚才先帮你关了机,你开了后微博看看就好,暂时别接电话也别回讯息,最好直接转飞航吧。」

等会儿收拾好了下来吃早餐。凌远说着,拍了拍李熏然的头走出房间,从打开的门缝里,李熏然隐约看见了谭宗明也在和人说着电话,似乎是在指责着什么,表情有些余怒未消。

 

凌远前脚才走,李熏然等着开机的空档,赵启平后脚就穿着条纹睡衣大摇大摆地晃了进来,一个箭步蹦地跳上床,堂而皇之地躺了个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姿势,对着还一头无水的李熏然挑挑眉。

「……你干嘛?」李熏然怀疑又警戒地盯着他看,一手划开屏幕,一手下意识地捞起被子被赵启平一脚踩住。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因莫须有的罪名连累下狱,如今的日子还能过回从前的日子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熏然皱着眉把连续跑出来的未接来电和未读讯息提示关掉,完全没空管赵启平此时此刻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拇指一按点开了黄色方格。

「先给你点心理准备,这回爆的挂牵扯到了你和老谭。」

「啊?」李熏然终于是回头看了赵启平一眼,我和谭总?我和谭总有什么关系?

赵启平看起来一点都不生气,笑瞇瞇地说:「他们说你爬了我家老谭的床,为钱、为名,为极致的快感,噢对,还说是凌哥亲自双手奉上的。」

「——啊!?」这下李熏然更懵了。

 

#小鲜肉从明氏爬床到谭氏#

#经纪人专送旗下艺人私会大款#

#谭宗明李熏然别墅过夜#

#李熏然暗巷送热吻#

……

一条条话题被一个接着一个的顶成热门,一看就知道是买了水军,谭宗明虽然是媒体大鳄,可微博毕竟还是个公众平台,一般人多了,人多嘴杂,短时间之内很难控制得了与论。晟煊网媒部门的人全都发了疯似的拼命掩盖,可是那些被偷拍的照片还是以非常的速度向外传递了出去,从微薄、从微信、从论坛,盖得恨天高的帖子清一色全是无端的猜测。

一张两人进火锅店的照片,一张出店时穿着黑外套的男人弯腰进车窗的照片,脸也没拍到,亲吻的动作也没拍到,不嫌风浪大的网友就能看图说故事编出一大篇,亲亲我我搂搂抱抱违反善良风俗的浪荡黄色小说。

一张两台车停在别墅门口的照片,再加上一张李熏然站在谭宗明面前的照片,这回脸是拍到了,结果明明没怎样却又成了光天化日之下,来不及进屋里就急着亲热的俗艳三流散文。

兴风作浪的网友们、火上加油的黑子们、心急如焚的粉丝们和嗑瓜子看笑料的路人们,一来一往交错着成了四强争霸的混乱局面,连猜测李熏然能挤掉原先预订演员出演鬼吹灯肯定也是爬了明氏兄弟床的八卦都传了出来,一个大早上的就闹了演艺圈鸡飞狗跳。

自家人昨儿晚上都在自己身边,这种子虚乌有的造谣理所当然动摇不了他们的感情,只是有鉴于树大招风,晟煊和明日娱乐免不了招人眼红树敌,纷纷出现了越来越多落井下石的小媒体,追着风似地拼命转贴报导。

凌远和谭宗明两个分别占据着沙发的两端,今个儿一大早就被喊来的管家尽责着地他们端上了早餐,可不论是牛奶还是煎得金黄的吐司,都没人有空去动他。一通通电话连络来交代去,谭宗明眼看一时之间是管不了情况,便令网媒的人收手,改而趁着混乱的时机动用各种不同手段去进行探查和追源。到底还是污蔑,来别墅是为了拍照一事只要杂志社的企画曝光一切就能落幕;火锅店外既然没拍到真正接吻的镜头,隐瞒一小部分再诚实地说是来接喝醉了的赵启平也不为过,一百种造谣就有一百种平息方法,但现在比起澄清,揪出幕后使者才是最急迫的事情,搞清楚他手中有的所有照片和爆料,搞清楚他的目地以防后续连锁效应,才是最为重要的一环。

凌远在房内接了梁仲春的电话,知道情报方向的消息会有人处理,又接着打了通电话回去经纪公司,半是恐吓半是确认地要求公关部门在事情确认前不得发布新闻稿,才刚喘口气,便又接到了明诚打来的电话。

这脏水一泼溅了三方,李熏然、明氏娱乐和晟煊,明诚电话一来就讽刺地嘲笑始作俑者,说不管是谁都太没眼力劲了,一篇报导一口气就得罪了三方势力,也不知是不是嫌牙烂了太久干脆孤注一掷地想被连根拔起。

「熏然呢?还好吗?」

「没事,微博上疯言乱语能少吗?这点儿小事他肯定挺得过来。」凌远轻笑了一声说,他估计自己一离开房间小赵准就进去了,怎么说也是涉过更深黑水的人,有他陪着能有什么出什么事呢?


——哐,一声玻璃碎裂的声响从二楼传了过来。

 

 

 

 

¯

我还记得以前呀,会用小石子丢窗,还会用小石子丢那些他们觉得有罪的恶人……

凌经纪:(瞪)(捡石子)

 

不准丢我!!!!

 

(據可靠消息指出,如首頁真刷不到更新,可嘗試取消後重新關注之脫胎換骨大法,似有奇效。)

评论 ( 37 )
热度 ( 402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