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68 狠狠地跑,再狠狠地揍他几拳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前情提要:【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67 对不起我爱你


「我跟老天爷打赌,如果能顺利甜回来晚上就能吃炸鸡,于是我如愿以偿地订了肯德基……然后明天才会送来。」

 

68 狠狠地跑,再狠狠地揍他几拳

 

凌远彻夜未归,不论李熏然怎么传讯息、怎么打电话,另一头都毫无反应,他突然就觉得有些慌了,缠着赵启平问东问西,问他凌远去了哪里?让他问谭总知不知情?

赵启平同他一样被埋在鼓里,对于李熏然的疑问也是一问三不知,谭宗明的手机怎么播都是忙线中,他对着李熏然挑起一边眉毛说:我猜大概在开什么要紧的会,每次只要是开事关晟煊生死的大会时,他的手机通常都是不接的。

「开什么会开到这么晚啊?」

「还能开什么会?肯定是在商讨怎么处理今天的不实报导啊。」赵启平在沙发背上翻了个身,改而趴在大抱枕上说,「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在酝酿着一个出柜记者会,准备直接啪啪啪地打那些媒体的脸?」

「……你就想吧。」李熏然朝着浏海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说。

「怎么,难道你打算就这样一直藏着掖着,一辈子不公开,把自己给憋死?」

「就算要公开也不是选在这种场合吧?总觉得这是好事,该喜气洋洋才对啊。」李熏然咕哝着说,「要是真不能公开……爱都爱着了,憋死也得继续爱。」

哦?赵启平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音,你家远哥要是听见了肯定得欣喜若狂。

那也得他听见了才行。李熏然把抱枕一丢,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说:不聊了,我得睡了,免得远哥晚点要是回来发现我还醒着又得念我了。

我真搞不清楚你们这到底是妻管严还是夫管严。赵启平斜斜地睨了他一眼。

「我们这是彼此彼此。」李熏然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跑,跑没几步又哒哒地跑了回来问,「那你呢?你们是什么管严?」

「哈。」赵启平雄赳赳气昂昂地在沙发上站起身,「当然是赵管严!」

李熏然抽了抽嘴角,非常不给面子地噢了一声,然后脚底抹油,溜了。

你给我站住!

盒盒盒!

 

李熏然虽然拒绝了赵启平提出的陪睡要求,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一个人也能睡得着,但当真的躺上还有些陌生的双人床时,睡意就好像绵羊一样跳着栅栏跑光了,他左翻也不是,右滚也不是,折腾了好半天才迷迷糊糊地进入浅眠状态,他抱着颗枕头想凌远,想他厚实的怀抱、想他的味道,想他萦绕着气音缠卷地说着爱你。

「远哥……」

李熏然蹭了蹭枕头,压在枕头上的嘴角浅浅地笑了起来。

不怕天黑,因为天总会亮;不怕凌远不在,因为凌远总会回家。

 

结果天亮了,凌远并没有回家。

李熏然一个人睡不安稳,夜间来来回回醒了好几次,睡到了大中午还不见清醒,又疲累又困倦,手机在枕头边吱吱震动着,像蚊子一样脑人,他不耐烦地一挥手把它给摔下床,过了好几分钟后又突然惊醒过来,急急忙忙地往床边趴去捞手机。

「喂?阿诚哥?」深怕错过什么消息,李熏然手指刚摸到手机就立刻接通了电话,他半挂在床沿,一下拍着自己的脸颊试图清醒些,一下抓耙着凌乱的头发。

『熏然,刚起床?赖床了?』

「没有,昨天睡晚了……」李熏然打了个哈欠,在床上翻了个身,「你们昨晚都在开会?远哥呢?还在你那吗?」

『这说来话长了,让他自己跟你说吧。』

「怎么回事?」李熏然停下了揉眼睛的动作,语气中混上了一丝连自己也没察觉的颤栗。

『凌哥他……状况不太好,你能回家去一趟吗?』

「好,我现在就回去。」李熏然嗑嗑绊绊地跳下床,差点没被棉被团给绊倒,一面着急地问着,一面手忙脚乱地套裤子,「阿诚哥,你先告诉我,远哥到底怎么了?」

『我没办法告诉你详情,有些事得他自己愿意敞开心胸才行,我只能说你可得先做好心理准备,那大概会是你从来没遇过的凌远。』明诚叹了一口气说,『熏然,我们谁也劝不了他,或许只有你能拉得了他一把,答应我别放弃,好吗?』

「……阿诚哥,我不会放弃的,而且,」李熏然突然停下了换衣服的动作,他看着镜子里一身乱七八糟的自己,眼底闪过了一丝坚决,「远哥就是远哥,没有分什么遇过没遇过,他就是我的远哥。」

 

赵启平看着李熏燃火急火燎地冲进自己房间要车,连忙像是护贞操似的死也不肯交出任何一把钥匙,李熏然气急败坏地跺脚,像只发了狂的小狮子,亮着獠牙喊说他要去救凌远。

「凭你这模样,还没救到人自己就得先撞车!」赵启平坚决不从。

「我不管!你不给我钥匙我就去打车!」李熏然气冲冲地穿好了外套抄起帽子戴上,我就还不信我出不了这别墅了!

「等等等等,小祖宗你别着急,这郊区除了别墅和豪车其他都荒凉的很,我保证你半小时之内也不见得能打到一辆车,」赵启平连忙伸手拉住李熏然,「别冲动,凌哥出了事我也不可能不管,你等我会儿,我开车载你去。」

「平平,谢谢你。」

「别言谢啊,等事情结束后你可欠我一顿大餐。」赵启平俏皮地眨了眨眼说。

「那有什么问题。」李熏然笑了笑,又接着扳起一张脸说,「还不快去开车!?」

……得,为了救男人,都会命令人了是吧?

 

当初凌远载着他来这别墅开了多久,回去的路上就得开多久,可明明是同等的时间,李熏然却觉得回程漫长了许多,他每一秒都如坐针毡。凌远的手机还是无人接听,李熏然无法抑制地在脑海中冒出一个又一个可怕的念头,他害怕凌远受到了意外的伤害、害怕看见一个血淋淋的凌远,更害怕看见一个气若游丝即将离自己远去的凌远。

不,不会的——如果凌远真得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一定会在医院里头,而不是在家里……

李熏然摇摇头甩开这些负面思绪,放在腿上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指尖因为用力而渗出了丁点惨白。越靠近,他的心越动荡不安。

「平平……」

「没事,别瞎想。」赵启平打着方放向盘左拐,弯进了一条大路,前面不远处绿意盎然的小区,便是凌远从美国搬回来之后的家,也是他和李熏然的家,「凌哥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你得相信他。快到了,然然,你们住几栋几楼?」

「B栋五楼。」

赵启平把车滑进小区,利落地踩住剎车停在了B栋大楼门口。

 

「跑吧。」他说着,按开了门锁,「尽全力跑五楼,再狠狠地揍他几拳。」

 

 

 

我让平平做为代表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请期待下一章武力值爆表的李然然。


评论 ( 40 )
热度 ( 404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