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72 这不是以暴制暴,是以牙还牙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前情提要:71 耗了几辈子不能再耗了这一晚


「别忘了,李熏然和凌远背后,可有着一堆人呢!」

 

72 这不是以暴制暴,是以牙还牙

 

就在李熏然和凌远小别一日胜新婚的当头,明诚洒出去的线已经开始收网了,埋藏在星娱里头的眼线挑了个一点也不起眼的地儿和他手下的人碰头,两人在巷弄里错身而过时交换一只随身碟。明诚正等在明日娱乐的地下停车场里头,准备接收情报。

谭宗明虽贵为晟煊的总裁,但免不了还是要为了这点风波向董事会说明股票下跌的原因,他一早上说得口干舌燥,到底还是把股东们挨个挨个地唬住了。好不容易能喘口气,结果一回办公室就看见一只小狐狸翘着二郎腿在顺自己的皮毛,黝黑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完了,谭宗明想,这家火八成是知道昨晚电话里自己骗了他了。瞒得一时救了凌远,这回换自己要惹上个不好收拾的小祖宗了。他带着些讨好的笑意压低声音喊了一声平平,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谭总是怎么骗人骗到家里来的呀。」赵启平长腿一蹬,总裁椅便载着他呼噜噜地滑到了谭宗明面前,谭宗明伸手替他停下了势头。

「这可就冤枉了,我昨晚的确是在和明日娱乐的两位负责人开会。」谭宗明弯着腰想去亲亲他的小狐狸,却被赵启平一爪子给捏住了唇。

「别想嘴贫,你这官腔骗骗别人可以,主意打到你大爷头上可就注定要输得一塌糊涂了。」

「我哪敢,这不就是为了你凌哥吗?以前认识他的时候不晓得他一个人背负了这么多事,我也是昨晚天听明总略微说起许乐山这号人物才多少明白一点的,是逼不得已陪着他们演一出善意的谎言,我的好平平,你可别跟我置气。」谭宗明拉住赵启平的手往唇边碰了碰。

「我跟你的帐之后再算,幸亏老天有眼给了他一个李熏然,凌哥应该是不会有事。」赵启平说着,不堪受谭宗明的搔扰,干脆放弃了总裁椅灰溜溜地跑去沙发上坐,「我刚送李熏然过去找凌哥,转头就往你这边过来了,下边还聚集着一些记者眼看就是要来赌你,怎么,解决办法商讨出来了没?」

「澄清和诉诸法律手段显然是必要的,但若光只是这样发出个片面公告也不过只是过眼如烟的警告罢了,得不到什么真正的效果,他们竟然敢在太岁爷头上动手,那可就得给他们点厉害瞧瞧才行,要不总以为我谭宗明是只纸老虎,连我的人也敢偷拍。」

「然然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人了?」赵启平斜睨的他一眼,挑起眉问。

「明知故问,我说的是你。」谭宗明低笑一声说,「难道那天喝醉了直往驾驶座窗户爬进来亲我的人不是你?」

都忘了有这桩了,赵启平脸色一窘,嘴硬地说没印象了,又接着岔开话题问:所以你们想了什么别的方法?

谭宗明也不戳破他,只是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拍拍自己大腿要他坐上来:「打击,给予他们设想不到强烈打击。星娱周刊、狗仔和许乐山现在虽然是同一阵线,但毕竟目地不同,彼此之间的连结也没有这么紧固,必然会有所疏漏,只要对准机会见缝插针,搞不好也用不着我们自己弄脏手,他们就会狗咬狗了。」 

「什么打击?」赵启平没像谭宗明想的一般斯文地坐上来,而是直接翻身跨坐了上去,他一手靠在谭宗明的肩上,一手替他拉掉了束缚的领带。

「错误,把他们的错误全摆到明面上来,一个做生意的人,再怎么手段干净也不可能是张白纸,只要挖出一些非常人所能原谅的错误,就能把矛头直接以牙还牙地转回去。他说我们浅规则是污蔑,但他们自己的浅规则在业界里可不是空穴来风。」

「你们可真够阴险的。」赵启平嫌弃地撇嘴,但也不是真排斥,数落完反而盒盒盒地笑了起来。

「如果他们没者招惹我们,我们也不会动他,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谭宗明扶着赵启平的腰说,「赵大人,这下我可以从轻发落了吗?」

「嗯哼,」赵启平带着桃花的眼眨了眨,轻声地说,「看在你自首又表现良好的份上,只要现在补上昨晚少了的晚安吻,其他就可以缓刑到晚上再执行。」

「遵命,我的赵大人。」谭宗明笑起了折子眼,迫不急待地吻上了他风情万种的红唇。

 

明诚回到公司的时候发现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憋笑的表情,这还是自打出事以后头一回出现如此轻松的氛围,可无论他怎么追问都只得到「明副总亲自去看看便知道了。」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害得他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以为明楼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加快脚步往明楼的办公室走去,他急匆匆地推开门,一句大哥只喊出了头一个字,第二个字便硬生生地掐断在了嘴里。

「大、大姐?」

「你瞧你!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了?出去外面跑地方这种事你竟让咱们家阿诚去,怎么,这回又不把他当明星了是吧?就知道劳动你弟弟!」明镜正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面前一杯茶都没了热气,也不知道是念了明楼多久,明诚悄悄地瞥了他一眼,看见他轻微地摇了摇头。

「大姐,我只是到了楼下一趟而已,您别怪大哥。」

「别别别,你别帮他说话,我还能不知道你最听他的话了吗?」明镜摆摆手说,「过来,来这儿坐别站着,我这最重要的事都还没说完呢。」

「大姐,您还有什么事儿啊?」明楼陪笑着问,「是不是又有人把歪脑筋动咱们明家身上了?」

「你也知道有人在动歪脑筋,怎么还不想想办法呢?咱们明家可不是这种由得人欺负的角色,你说说这几天的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又牵扯进了小远和然然?我看就是这些人过分,话怎么能这么乱说呢?明楼,你可别跟我说到了现在你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怎么会没办法,当然有,大姐,我这不就是请阿诚帮我个忙嘛,明天、最晚后天,就能让他们消失得干干净净。」

「那行,这可是你说的啊。」

「这当然!」明楼满溢自信地拍胸保证,「不过大姐,你看啊,这星娱和狗仔有我们跟晟煊能对付,但有一个人,想商请大姐来帮个忙……」

「什么人?你尽管说,敢欺负我明家的人,我明镜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

明楼勾起了嘴角,眼底却全是寒意,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名字。

 

「许乐山。」

 

 

 

 

 

-

凌经纪:我的戏份呢?

您在小别胜新婚,要什么戏份呢?


下一章就是最后一章了。

有点儿舍不得呀。

 


评论 ( 95 )
热度 ( 432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