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73 大结局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其实最重要的不是看敌人一败涂地,而是在风波之后继续携手过每一个平凡早晨。」

 

 

73 大结局

 

凌远靠着过桥米线和两碗仙草喂饱了他的小狮子,原本该是丛林之王的他此时此刻正瘫在沙发上露着肚皮,毫无形象地打了一个饱嗝。凌远收好桌面晃过来瞄了一眼,忍不住地打趣着他说该把这一幕拍下来发条微博,让你的粉丝们看看他们的偶像平时在家有多懒散。李熏然动也不动,一只脚非常大气地跨上了沙发椅背说:你发吧,我估计她们现在对我的观感已经降到了最低,不会有什么特别感受了,盒盒盒。

「别说胡话。」凌远拍了拍他的腿说,「等会儿我给阿诚打个电话,看看现在怎么样了,肯定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

「有,睡觉。」李熏然举起手机说,「刚才我给阿诚哥说了,他说我最大的任务就是管着你让你好好睡一觉。」

「你告诉他,我已经被你管着睡过了。」

「你竟然让我骗阿诚哥!」李熏然嗷地一声坐起身子,瞪圆了眼睛表达强烈的斥责。

没想到凌远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也他不说话,直把他给看得毛骨悚然。

「你这什么表情?」李熏然摸了摸不存在的鸡皮疙瘩疑惑地问。

「我是说,我‘睡’过了。」

「你哪里睡了,你昨天一整晚没睡,我来了之后也——」李熏然说着说着,瞥见凌远眼眶里似笑非笑的神情,突然福临心至猛地闭上了嘴巴。敢情这睡指得是另外一个动词是吧?李熏然又羞又怒地站起身子,二话不说地转身回房,甩给了凌远一个我生气了很严重的背影。

凌远有些啼笑皆非地看着李熏然的行为,心下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传了个讯给明诚,那边很快就回讯息了,说是事情很顺利,明天就能反将一军,要自己别担心,大病初愈好好养着,多听李熏然的话。

哪就什么大病初愈了,不就心病嘛,至于这样。凌远撇撇嘴,收了手机又望了卧室一眼,里头的人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棉被弄得啪沙啪沙地响,他抓了抓头发,正想检讨一下自己这玩笑是不是开大了,就听见李熏然在卧室里嗷了一嗓子说:「滚进来睡觉!」

「……」

「现在!」

「别喊,再喊嗓子得哑了。」凌远绷不住笑意地回了一句,他喀地一声关上手机,满面春风地站起身,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妻——夫管严。

行了行了,我听话还不行吗?

 

明诚把凌远和李熏然踢出计划之外,一来是避免凌远因为亲自对付许乐山而造成二次伤害,二来也是为了不搀和进当事人影响民众的注意力。他接到讯息的时候人正在小会议室里头开着会,一张张材料散满了整张会议桌,预计要执行的计划大抵都已经准备妥当。那些晟煊信得过的心腹也都由谭宗明亲自指派安迪安排下去到各个环节,力求万无一失。

明日娱乐和晟煊的正经八百的声明稿都在已经于稍早发了出去,仅管依旧受到质疑声浪,但无所谓,这就是所谓的信者恒信,不信者怎样都能替你找出跟头给你栽,反正重头戏也不是这个,在媒体战的世界,要想结束群众对于一个新闻的关注,最快的办法便是制造出另一个更大更丑陋的新闻。明日娱乐和晟煊媒体连手,所要给出的教训当然不会只有区区几篇公告。

于是隔天一早,叫醒人们的不再是阳光,而是多起惊天动地的爆炸性消息。

『根据本台记者所获得的消息,上海市警局于今日凌晨接获了多起实名报案,指控星娱击团现任总经理利用职位之权威对多名女性进行性骚扰与侵犯,包括多人在线艺人以及怀抱着明星梦尚未正式出道的少年少女,其中甚至还据传有未成年遭遇毒手,警方以于刚才进入星娱周刊本部进行搜索,目前微博上对于此行为的挞伐声也是水涨船高……』

『长期靠着贩卖明星私下消息而知名的狗仔伟哥是多数艺人朋友憎恨的对象,现在似乎连手底下的团队也扬言要退出合作,今早有匿名者发函至本台媒体控诉长时间的工作压榨和冷暴力对待……』

『青春校园偶像剧导演惊爆盗取公司资金!沉迷声色的某知名导演传因积欠大笔赌债,不惜藉由出名机会勾引员工动用内部资金,导致目前合作影视公司的资金陷入周转不灵的状态……』

『日前,许姓海外投资集团负责人罹患绝症的消息不慎走光,名下所养育的两名子女为了遗产反目成仇,导致投资提团内部多名高管俨然分成了左右派系,然而不止内忧,就在刚才,明氏集团招开了记者会表示该海外投资集团涉嫌以不正当手段进行并购,危害到了明氏集团在美国的合作企业,将会对此行为进行追查和法律追诉……』

由于涉及了违法行为,就连电视台新闻也进行了相关的报道,一夕之间,微博上的风声鹤唳全成了一面倒的挞伐,批评星娱周刊和伟哥做贼喊捉贼的声浪愈演愈烈,前两天还在怒骂着李熏然与谭宗明不检点的网友,这回全一百八十度地转变,开始同情起为了掩盖事实而被推出来当替死鬼的两人。

正开始宣传的青春偶像剧因为出了导演丑闻而风评一落千丈,原先预定购买的电视台纷纷打回包票,本就被挖空资金的影视公司陷入了即将破产的困境,摇摇欲坠。

许乐山也没空继续招惹凌远了,一早上的就订了机票回美国,光是两名不肖子女的内哄就足够他烦恼,再加上明镜坚持要告上国际法庭的官司,根据明镜暗藏的眼线表示,投资集团方面已经开始考虑免去许乐山执行董事一职。

李熏然沉静多时的微博又再度涌进了些许人潮,清一色地慰问与支持把早前不堪的辱骂字眼给洗了下去。所属经纪公司不痛不痒地跟风,潦草地发布了一篇既不维护也不追究的声明稿,引发了李熏然粉丝们的愤怒,转贴全是让他离开这间烂公司的留言,正巧傅子遇又以个人名义发布了一篇不指名道姓的讽刺文,暗指某公司高层毫无前瞻性,总是看心情办事,被有心人翻译成了在影射老东家,刚刚好地成了粉丝们一腔怒火有凭有理的证据。

 

凌远安安稳稳地睡了十二个小时,醒来时整只右手都在发麻,成了罪魁祸首的李熏然全然不知,像只猫科动物呼噜噜地滚了一圈,自动自发地缩进了更温暖的地方。凌远收了收手臂,将他揽进怀里,彼此紧贴着的胸腔里,强而有力的心跳正平稳地跳动着,扑通扑通,交织成一首充满生命力的曲调。

他看着李熏然眨眨眼睛睡眼惺忪地醒过来,忍不住就勾起了嘴角。

 

「早安。」

 

 

 

 

 

 

END

 

 

凌经纪和小李演员的故事虽是由我开了个头,却不会因我而结束。

因为在世界某个角落里,他们会继续相扶相持地走过接下来的每一个春夏秋冬。

 

只是打下最后一个句号,老实说还真有那么一点热泪盈眶。

谢谢你们,一直陪我走到了这里♥

 


评论 ( 95 )
热度 ( 619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