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番外 风波之后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不就说了,属于他们的故事不会结束吗?Surprise!」

 


番外、风波之后

 

六个月后。

 

鬼吹灯之危沙城正式开播,原先就是个大IP剧,再加上双影帝的加持,很快地没出几天网络阅览量便超过了五十亿大关。同为主角之一的李熏然也因为饰演方孟韦的杰出演技,连续登上了三天热搜榜,粉丝关住数量增加以翻倍来计算,所有媒体似乎都淡忘了几个月前那一场莫须有的风波,将他摇身一变塑造成国民新男神,自发性的后援会逐渐壮大,有条有理地开始了管理粉丝与守护话题的动作。同时节目和新戏的邀约也犹如雪花一般片片飞来,自此,李熏然终于算是倚靠着自己的实力,登上了倍受关注的顶端。

外头纷纷扰扰全在哀嚎着下一集的剧情,说是不舍见小方泪眼婆娑,只想给他来一个爱的拥抱,顿时间#奶一个小方不要哭#成为了影剧类的热门话题。凌远对此一感到嗤之以鼻,抱一个还想奶一个?哼,怎么可能轮得到你们!

即便所赚的钱开始以多加了好多个零的方式成长,但不论是凌远和李熏然都没有要搬家的打算,这一间三房两厅的小公寓以俨然成了他们最宝贵的家,里面搭载的全是这辈子无法忘怀的回忆。那个几个月前被某只爆发的凶残狮子给敲坏的门锁已经焕然一新;没人光顾的客房也被改装成了衣帽间,用来塞进因为与赵启平合拍杂志照曝光而越来越多时尚品牌赞助的昂贵衣裳;向来都是凌远个人领地的厨房也因为初学者心血来潮地入侵而充满了看似方便时则无用的小器具;玄关鞋柜上挂着的钥匙多了一串,是李熏然在领了首次接拍杂志封面的费用后,一时冲动买下的白色小奥迪,他买完就有些后悔了,毕竟现在去哪里都有凌远陪着,平时开的都是别克,他的小白根本没什么机会出来放风。

在大闸蟹开始频频出现在餐桌上满溢香味时,李熏然已经又拍完了一部古装剧,进了明日娱乐的另外一个剧组,这次他所要饰演的角色是英明威武的刑警队队长,是个将自身陷入险境只为了追求正义的存在。这是李熏然头一回自己一个人担当男主角撑起整部剧的收视率,他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兴奋。凌远对着里头一连串的动作戏皱了皱眉头,他的爱人好强,拍戏从来不用替身,之前拍鬼吹灯时受了点小伤他就止不住地担心,拍古装戏时因为正巧是夏天,外袍一件件加上去拍得就快中暑时也让他不由得感到心疼,这回干脆直接是武打戏了……凌远在心中下了个决定,他要找时间先去掂掂这武术指导老师的斤两。

 

「远哥,我的大毛巾呢?」浴室的水声停了,李熏然探出一颗湿漉漉的头来喊着,凌远一听连忙丢下手中削着的苹果,胡乱地往围裙上擦了擦手,踩着李熏然恶质地挑的毛绒绒粉红兔拖鞋走出厨房。

「拿去洗了,里头不是挂着条黑色新的吗?先用那条。」

「我不,那是你的蝙蝠侠性冷淡风!我可是热血正义超人派的!」李熏然回头瞄了一眼架子上的毛巾,又探出了头喊。

「你的超人正在洗衣机里飞着,要不你就光着身子出来吧,我不介意亲自帮我的小超人擦干身体。」凌远走到了浴室门边,一手撑着门框说。

「……我介意。」李熏然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正想妥协把门关上,却发现凌远死抓着门不肯放手,正用着不知从哪学来的贼兮兮的眼神瞧着自己,「你干嘛……就算你是我经纪人也不能进来,咱已经约法三章了!」

自从上回在浴室里被摁在墙上做过一回太痛太爽后,李熏然就对瓷砖上的性爱失去了兴趣,和凌远定下了洗澡只能自己一个人洗,就算不得已两个人洗时也不准动手动脚的家规,惹得凌远好生惋惜。

「经纪人当然不行,可我是你爱人,总能看两眼吧?」凌远挑眉着说。

李熏然勾起了甜甜的笑,眨了眨眼说:「不行!」一把推开凌远,砰地一声关上门。这回给你看两眼,就跟等会儿要做两回一样了,他嘀嘀咕咕地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把凌远从黑暗中拯救出来后就他一夜回到了解放前,以往对待自己还可能小心翼翼、处处退让的行为全都跑了个没影。凌经纪人变成了祸真价实的凌老妈子,从一应工作对应到吃喝拉撒睡全体管上了,脸皮也跟着一天比一天厚,平日几乎按早中晚餐各来一句的肉麻情话不说,就连微信表情包也跟着升级,清一色全是从赵启平那下载下来的露骨示爱和装可爱洒娇图。人设崩了,崩了啊!李熏然一面疯狂地摇着头,一面抿着笑意对屏幕上那只露着尖牙的超凶猫长按另存。

只是不管凌远对着李熏然剖开心胸后有了多大的改变,唯一不变的便是他对李熏然的宠爱。

试问有哪个经纪人没安排助理,反而是自己一天到晚跟着自家艺人出席大大小小活动的?只有凌远。

试问又有哪个经纪人抽佣金抽得超少,还把工资卡无条件上交给自家艺人的?只有凌远。

只有凌远会管着李熏然衣服穿得暖不暖、晚上睡得安稳不安稳、心情好不好……他就像个行星一般丝毫不知疲倦地绕着太阳转动,唯恐自己一时半会儿没把人儿给捧在手心上疼。

老实说李熏然觉得有些烦,但却又离不开这些烦,只好在每次凌远一边碎念着,一边收拾垃圾食物包装袋时直接撞上去用咬一半的洋芋片封住那人的嘴,换取片刻宁静。

他爱凌远,也爱凌远给予他的一切……但他还是想要自己的红色毛巾。李熏然哼哼唧唧地用黑色毛巾擦完了身体,鬼使神差地偷偷闻了一闻,嗯,有着凌远和自己的味道。

 

「好了没有?出来吃点水果该出门了。下午新戏发表暨经纪约改签明日娱乐的记者会,要是迟到了可就不好了。」凌远敲敲门说。

「好了好了,就来了!」李熏然像列横冲直撞的小火车,顶着擦头发的毛巾一股脑儿地奔上沙发,茶几上的苹果被削成了兔子的形状,他看也不看就用叉子插着一口咬掉了兔子头。凌远慢悠悠地从身后跟上,拿着自己的大毛巾把李熏然还湿着的脚掌给仔细地擦了干。

「紧张吗?」凌远问。

「干嘛紧张?」李熏然歪着头,不明所以然地问。明日娱乐又不是没去过,何况以后就是新东家了,里头还有着阿诚哥和明楼大哥,有什么好紧张的?

「要开始人生新的一页了,不紧张吗?」

「我人生新的一页早在遇到你时就开始了。」李熏然满不在乎地说,他笑着用脚戳了戳看起来过于感动的凌远的肚皮,被凌远捉着搔脚底板当做惩戒。盒盒盒盒盒,笑了好一阵子好不容易才挣脱,他一面护着自己的脚,一面抹着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喘气。

「好了,我的大明星,起来换衣服。」凌远拍了拍他的大腿说,就见李熏然恃宠而骄地张开了双手。

 

「你帮我换啊,」他眨了眨眼说,「我的小跟班。」

 

 

 

 

鹅唷,小李演员耍大牌!

凌经纪:我惯的,不准有意见。

 

……小的也是没胆子有意见。


评论 ( 39 )
热度 ( 477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