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番番番番外、会错意的凌经纪

×凌李演艺圈AU《小明星大跟班》全文可见目录

×随文捞一发《小明星大跟班》预售 淘宝卖场  湾家google

 

赵启平接了一个要去米兰走秀的工作,因为受够了每次发朋友圈就得替叔叔阿姨三姑母买包,这次他只有好心的钦点了几个较好的朋友意思意思通知一声,连带着问问要不要带点特产。而李熏然就是受到钦点的朋友之一,他捧着手机思索了一会儿米兰有什么好吃的,巧克力?咖啡?香料?还是果酱?

巧克力虽然便宜但也不用特地请赵启平带,毕竟国内还是能买到;咖啡……好像可以考虑一下,啊、不过远哥最近的胃不好还是别了;香料的话没怎么在煮饭用不到,果酱也没有特别追求,吐司上还是加颗荷包蛋得好——那还有什么呢?李熏然思来想去,一时半会也没想到什么想要的,所幸就把手机一扔,凑进厨房趁凌远不注意偷捏了片肉吃。

 

「小馋猫。」凌远抓个正着,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你今天难得洗手作羹汤,还用掉了咱冰箱里几乎一半的食材,我得多尝尝才不亏本。」李熏然说着,又眼捷手快地多吃了一片,这会儿连带着吃到了辣椒,辣得他直呼气。

「讲得好像我时常亏待你一样。」凌远看他跳着脚去倒水,悠悠地说,「这辣度还行吗?」

「够劲。」李熏然竖起大拇指两眼湿润地说,「但不能单吃辣椒,太辣了。」

「真的?这是上回李姨跟朋友去了趟外地玩时带回来的,真这么辣?我吃看看。」凌远皱着眉头说,他可容不得自己煮的菜出现一点瑕疵,尤其是做给李熏然吃的,那肯定都得要完美才行。

「等等等,什么李姨?你是说我妈?」李熏然一把拉住凌远拿着筷子正要尝一口的手,「哎呀,你别吃!你最近胃不好,我都喊辣了你怎么还吃呢?先问答我的问题先,你啥时后和我妈地下接头了!?」

「地下接头?」凌远啼笑皆非地重复李熏然的话,「还不你前阵子拍电影连轴转嘛,忙得很,李姨刚好来了一趟,我就趁着回来拿换洗衣服的时间和他碰了个面。要不,你以为冰箱里那一堆奇奇怪怪的食材是打哪儿来的?」

「我就说你怎么会买那些东西,原来是我妈!」李熏然嗤了一声,扁着嘴说,「不对啊,她老人家难得来一趟,怎么就不找我这个儿子呢?」

「我不也算她老人家半个儿子吗?」凌远似笑非笑地说,「你忙,我抽空接待也是应该的。」

「盒盒盒盒,就你脸大!」李熏然说着,夺了凌远的筷子,又夹了块排骨放嘴里,嗯——酸酸甜甜的正好!咬了两口才突然反应过来刚才凌远说了什么,「……你说是谁儿子?刚还喊人李姨呢!现在就儿子了!」

「我错了,我错了。」凌远抿着笑说,「咱妈,咱妈啊。」

「谁谁谁跟你咱妈!」李熏然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看着凌远的笑脸,只觉得脖颈间传来了阵阵热气,眼珠子一转立刻顾左右而言他的转移话题,「我、我我我要喝汤,你怎么没煮!」

「煮了。」凌远也不戳破他,笑瞇着眼从善如流地回,「在后头炖着呢。」

 

哎呀,我的小演员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可爱。

 

李熏然只光顾着吃饭,把手机遗忘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就连赵启平一连丢了好几个充满问号的表情包都没有发现,是直到凌远洗完碗,趁着小狮子屁颠颠地跑去洗澡后开始收拾客厅才发现的,孤零零的手机卡在沙发缝里头,孤单地亮着,略显可怜。

他们俩人之间没什么秘密,凌远的手机有输入李熏然的指纹码,李熏然的亦有输入凌远的指纹,于是凌远三两下就滑开了屏幕,一滑开就看见了赵启平的对话框里头的最后一句话,他挑着眉,若有所思地望了望浴室的方向,不着痕迹地把手机按掉塞回了原处。

 

×

 

李熏然觉得凌远最近有点奇怪,每天都忙得很,早出晚归,要是搁在平常那肯定是在为了自己的工作安排在和人应酬,可明明自己这近一年的工作都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瞎琢磨什么。李熏然默默地观察着,不说破也不提问,自以为自己偷窥的很隐密,殊不知凌远全都看在眼里。

反正李熏然也不是真正的担心,就只是好奇,既然小狮子还睁着圆眼没亮爪子,就代表不严重,他也就乐得和人玩起伪装的游戏。

 

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李熏然正在录音室替前阵子拍摄的电影进行最后的配音动作,好不容易告了一段落,喝了口水润润喉,就看见凌远站在外头敲了敲玻璃,李熏然眨眨眼睛,起身走了出去。

凌远神神秘秘的递给了李熏然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李熏然拿着那个纯白的信封,东瞧西瞧没概念,甚至还摇了摇,但一点声音也没有,他摸不着头绪地问。

「你拆开就知道了。」凌远卖着关子说。

李熏然二话不说就直接拆了开来,里头是张长途机票和某品牌的邀请卡。

「这是上回你上的杂志封面那间服装赞助商寄来的邀情函。」凌远贴心地替仍旧一头雾水的李熏然进行解释,「他们邀请你去参加这次在米兰的新品时装秀,时间是下个月初。」

「这么突然!?」李熏然一惊,「这都月底了,邀请卡这时间才寄?而且——」他皱眉想了想,「我记得下个月初不是有接个外景综艺节目?」

「邀请卡其实几个月前他们就想寄了,只是因为你的时间没乔好,我一直推托着。」凌远说,「另外,那个外景节目我已经打点好了,开机时间会再往后延几日,刚好是你回来后开始。」

「不不不,怎么这么突然?你最近就是在忙这件事儿?」李熏然瞪大了眼睛问。

「你不是想去米兰吗?就当是工作之间去渡个小假也好,刚好赵启平也在那,可以一起聚聚。」

「咱俩哪都能聚,也不差跑国外。」李熏然说,「不对!我什么时候说我想去米兰了?」

「你不是想去吗?」凌远疑惑地说,「上次,我看到了你和赵启平的微信对话,他说了他要去米兰走秀的事,见你没回还问你是不是羡慕不是?」

「……所以?」

「所以我就替你去和制片商量了几天,把外景综艺往后延,再向服装赞助商表达了排除万难愿意赴约的意愿。」

「……远哥。」李熏然一脸凝重的掏出手机,往上滑了几下滑到和赵启平的对话纪录,手机一番就掀给了凌远看。

"干啥不回?李然然你是不是羡慕忌妒恨了?"

"谁稀罕啊!"

「……」

「……」

凌远和李熏然大眼瞪着小眼,误会的尴尬瞬间漫延。

「所以……你不想去吗?」凌远小心翼翼地问着。

李熏然没说话,只是转了转手中的邀请卡,又拿起机票对着光照了照,像是在思考着些什么,半晌后才慢慢地开口问道:「只有一张机票?你的呢?」

「我的在包里。」凌远斟酌了一下说,「熏然,如果你没有意愿去也不要紧,我可以再去安排——」

「听说米兰大教堂边有卖好吃的提拉米苏,我想吃。」

「……熏然?」

「远哥,虽然是误会,但你看了微信就默默地替我去做了这么多事,都只是为了能让我开心,我很高兴,真的!」李熏然弯起了嘴角说,「我没不想去米兰,只是没想过自己能去而意外了一下,就像你说的,当度假也行,何况——你也会去——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愿意去。」

「不过,以后要是又遇上了这种事,其实你能直接问我。搞不好我想去的其实是英国。」李熏然说着,笑得一脸狡黠。

 

「真的?那我现在去改机票——」

「等等等等!假的!假的啦!说笑的!远哥!把票还我——」

 

 


 

赵启平带着大墨镜上飞机,一走进商务舱就看见自己的坐位隔壁坐着两个异常熟悉的面孔,他狐疑地皱着眉头望去,看见李熏然正露着小虎牙越过凌远的膝盖和自己比着胜利手势。

 

「卧操!!!!!你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

 

想知道凌远前阵子忙路应酬时有没有额外发生什么事情吗?

指路 @简歌 的【凌李】反差萌(娱乐圈背景/污一发完)有惊喜噢,嘿嘿。

 

另外,来问个正经的,有多少人已經買了通販但是想场取小明星呀?能不能举个手让我知道一下,如果挺多的话我再来想想办法QAQ

 

楼诚翁当日携带刊物如右→ 722上海魔都only ⧪手心携带物一览(可预留)

 


评论 ( 19 )
热度 ( 303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