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楼诚衍生多CP】任务:RE Chapter.1-2

CP :楼诚、凌李、谭赵、庄季,全员AU,私设一箩筐。

捞一发到今天截止的:《小明星大跟班》楼诚ONLY场领  722上海魔都only携带物一览

前文提示:1-1


任务:RE Chapter.1-2 

 

AM 11:01

 

叮铃叮铃——哔——

 

李熏然奋力地迈着大长腿,卡在列车关门最后一秒闪进了车中,他站在车厢连接处气喘吁吁地倚着膝盖,低着头平息呼吸,一头的门忽然被打了开来,一名西装笔挺的男子在经过李熏然时停了下来。

「从赵启平的基地赶到这里只花了二十分钟,厉害。」

「……你不就是知道我肯定赶得上,才这样下任务的吗?」李熏然轻笑了一声抬起头,伸手握住了凌远伸过来的手说。

凌远弯着唇笑瞇了眼,拉起李熏然后顺势往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其实赵启平的基地楼下有脚踏车,我原本是计算着你会骑过来的,没想到你选择用跑的。」

「……我没注意到。」李熏然茫然地伸手摸了摸被亲的地方,又接着露出一脸懊恼的表情。

凌远笑着放开他的手,虚点了点他的鼻尖,示意他戴上耳机。

手心里被塞着一眉迷你无线通信机,李熏然趁着凌远拉开车门的时候,迅速地将耳机塞进了耳朵,再假装是在调整衣领,将对讲机给塞进了领子之中。

他一走进门,就看见穿着白衬衫的季白正好整以暇地坐在最后一排,翘着二郎腿把玩打火机。他拨了拨自己汗湿的浏海,挤身坐到了季白的旁边。

率先进车厢的凌远停都没停,直接又走去了下一节车厢。

 

『嘿,各位,我找到早上炸了公园凉亭的可疑份子了。』赵启平的声音透过耳机清晰的传了进来,他的声音听起来很雀跃,不难想象出他正坐在计算机桌前,一手撑着下颚,一手敲着键盘,对于发现的蛛丝马迹亮了眼睛,『他原先伪装的还挺彻底的,棒球帽、黑风衣,口罩,压根儿看不出是谁,可惜啊可惜,蠢到两条街过后就把口罩和帽子给拆了。』

赵启平敲了敲键盘,拉出一张从数据库里找出来的身分证照,按下确认键直接发送到了季白等人的手机。

『孙勇,四十岁,前税务局调查员,因跟工厂收贿而被开除,后转入私人化学厂当会计,妻子因为他中年失业以及薪资大幅下降于去年离婚收场,自此之后便流连在各式酒吧与声色场所,房子也因为积欠高利贷而被抵押,目前无固定居所,暂住网吧。』

「听起来挺可怜的。」李熏然眨眨眼,抬手按了按鼻梁说,「所以,他干什么炸了凉亭?」

『谁知道,可能那座凉亭是他与前妻定情之处也说不定,触景伤情嘛!我倒是想问,区区一个凉亭被炸为什么会需要我们出马?』

「复议。」靠在窗边的季白闷哼了一声说。李熏然转头嗅了嗅,突然觉得自己身边笼罩着一股浓浓的低气压,他冷不防地打了个寒颤。

「三哥,你今个儿咋回事?」李熏然傻呼呼地问着,被季白恶狠狠地投了一个闭嘴的眼神。

『如果他只是想炸凉亭,那么就算他把国内的凉亭全炸光了也不关我们的事。』凌远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刚才赵启平已经把照片都传到大家手机了,目标现在就在这辆列车上,根据可靠的情报指出他意图安置炸药,与同在列车上的财政委员同归于尽,我们接到的指令是务必在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之前逮捕他。』

「收到。」李熏然放下手,朝着季白始了个眼色当作询问。季白伸出大姆指,对着后方比划了一下。

行呗,我搜后面你搜前面。

 

车厢里头其实算不上安静,今天是假日,几乎没隔几个座位就会看见带着小孩子出游的家庭,李熏然双手插在口袋里,面上一派轻松的晃悠着,敏锐的眼光却是不断地审视着经过的人群。他已经从原先的车厢往后走了三节,再走一节就是底了,可是却依然没有看见目标。

正当他有些着急着自己是不是错过什么之时,季白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找到了。」他说。

李熏然转身就跑。

 

季白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在孙勇抱着背包预备站起身时,按着他的肩膀强迫他重新坐下,孙勇蹙着眉抬起头迎上季白的笑脸,正准备破口大骂,却被一拳打歪了下巴。车厢内蓦地就响起了一阵此起彼落的尖叫声。

俗话说得好,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就是将自己的生死弃之如敝屣的亡命之徒,大抵是早就失去了生存的意义,孙勇被狠揍了一拳即使满嘴都是血,却仍旧挣扎着往走道上逃脱,他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背包,任由季白的拳头一拳拳落在身上。

季白往他的腹部招呼了一拳,反手擒拿住孙勇的手臂,将背包夺下后往远处一踹。

孙勇忽然就发狂了,他抽出藏在腰间的小刀,刷地一声往季白身上划,季白不得已的放开他,往后一跳避开危险,刀刃勘勘地划过了袖子。孙勇朝着地板上吐了一口血水,随手捉住一个乱窜的的女乘客当作人质,利刃尖端抵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季白几乎是剎那间就拔出了配枪。

「孙勇!别轻举妄动!」

「你敢开枪?好啊,开枪啊!」孙勇混浊的一笑,捏着人质脖子的手却更用力了些,晃动的刀子在脆弱的脖颈上比划着,「如果你不在乎我在这里划上一个开口的话,你尽管开枪啊!后退!把枪给我放下!」

季白沉着脸,飞快地瞥了眼吓得惊慌失措而满脸泪水的女乘客一眼,依言向后退了一步,但手中的枪却丝毫不曾松懈。

 

李熏然像只逆流而上的鲑鱼,穿越过仓皇逃生的人群,仅差一节车厢就要赶上目标的所在地,耳机里却忽然传来了新指示。

凌远看了一眼手机中赵启平传来的列车监视器画面,一边将载着财政委员的第一节车厢门用力甩上,一边亮出自己的情报局特务证件给草木皆兵的保标看,一边按着迷你对讲机指示李需然的下一步动作。

『注意看目标的脚。他现在右脚受了伤,全身的重量几乎都集中在左脚上,李熏然从后方直接攻击左脚让日标向后跌,同时间季白要抓准时机救下人质。赵启平负责打掩护,把车内广播锁定在该节车厢播送,并调高分贝数造成噪音干扰。』

『Roger。』赵启平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截断了车内广播的电流,将声音局限于某几台播放器中,他从自己的音乐碟中拉出了一张德沃夏客的专辑,将速度快转成了十倍,又将分贝拉高了十个百分点。

『播放倒数五秒、四、三、二、一——Let’sshow time!』

车箱中突兀响起的吵杂乐音让孙勇暗骂了一声脏话,说时迟那时快,如同鬼魅一样从背后窜出的李熏然,扯着他的衣服腿下往左半边一扫,直接将人向后放倒。季白从前方一手拉住孙勇持着凶器的手,一手将人质往自己身后一带,再返掌往手腕一砍,凶器匡啷一声落地。

李熏然喝得一声压制住不断反抗的孙勇,用手铐将人给铐了起来。老实点!他压着孙勇的后脑勺,凶狠的说。

「目标制伏。」

『炸弹呢?』

「……啊。」李熏然和季白同时抬头,眼光一下子就落在了被冷落的背包上,季白二话不说地冲过去将背包打了开来。

炸弹居然已经被开启了!通红的面板上,倒数的数字只剩下不到六十秒。

『季白,情况怎么样?』

「炸弹已经被开启了,只剩六十秒,来不及拆。」

伴随着孙勇狂妄的笑声,季白低沉的吼了一声,将背包扔给了距离车门最近的李熏然。

「李熏然!把包丢出去!」

『赵启平,把列车停下。』

「卧操!」李熏然在列车急煞之际摔了个跟头,他接过背包慌忙站起,抬脚就去踹门,一下没踹开还剩五十秒、两下还是没踹开剩四十秒、三下——

赵启平看着屏幕,啧的一声敲了敲键盘,透过系统将李熏然正在撞的车厢门给打开。

还剩二十秒。

门刷地一声开了,李熏然又卧操了一声,重心不稳地抱着包直接跌出了车厢。

 


砰!

 


被炸开的水面激荡出了高耸的水花。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151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