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摘的果实不甜

日安,這裡是手心。
LOFTER專放偽裝者相關,圖文創作皆屬女性向。不接受請自行迴避。RPS有。
專攻:樓誠/凌李 / 譚趙/東凱
CP基本無雷,但悲文接受度渺小(〒︿〒)。

PLURK:pandaok0926
所屬社團:寫在手心上
POPO原創:http://www.popo.tw/books/537166
E-mail:jennyamykimo@gmail.com

歡迎拍打餵食以及合本等工作邀約。

(*´∀`)~♥

【凌李】大尾巴捲小尾巴

×上回那篇龙与驯龙人实在太正经八百了,近期只想耍废的我写不来,改写个现代版玩玩。
×假如凌远是隻龙,李熏然是半人半龙,而他们生活在现代。
×没头没脑小甜饼,不要跟我讨逻辑!

×系列文 大尾巴捲小尾巴 、大翅膀带小翅膀飞 、大爪子搔小爪子  ﹑爱人想睡怎么办?


大热天,室内虽开着空调,但有鑑于凌远一口一句医生说得在理,日常也不能荒废了保养,所以温度其实调得很高,顶多只能算得上是不热,而没有凉爽的感觉。
李熏然摊在客厅地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自己的深色龙尾巴,无声地谴责着自己的饲养员这种毫无龙道的手段,可是他忘了,他的饲养员自己也是头龙。
凌远从厨房端着两碗加了冰的柠檬爱玉出来,为了确保这爱玉的卫生,他还特地跳过了路边小摊这条捷径,自己买了两颗爱玉子回来搓了一整个晚上。冰块在碗裡碰撞着发出匡噹声响,李熏然耳朵一听便竖了起来,可是趴在地上的姿势没变,只是转过了头,改成面朝凌远。
他看着凌远踩着白兔拖鞋由远而近,然后跨过彷彿尸体的自己,一屁股坐上了沙发。
李熏然又甩了甩尾巴,这次弧度大了点,差点没直接打翻凌远手上的碗。
「行了,快起来,别赖在地板上贪凉。给你弄了碗冰爱玉消消暑。」凌远把爱玉放上茶几,伸手摸了摸李熏然头上的龙角说。
龙角向来都被李熏然藏得好好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龙角是他的敏感点,一摸就能让他全身又酥又麻,这次在家热得什么都懒得藏,全摆在了外头刚好让凌远摸个正着,他一个激灵从地板上跳了起来,护着自己宝贵的龙角说不许摸。
不摸不摸,那你快吃呗,要不等会儿冰都融化了。凌远改揉了揉他的捲毛,笑得一脸宠溺。
「老凌……」李熏然乖巧地盘腿坐在沙发上,搁到了凌远腿上的尾巴啪啪地轻拍了几下,他眼睛才刚眨巴了一下,凌远就立刻笑着和他说不行。
「我什么都还没说呢!」
「你不就想问空调能不能调低一点吗?」凌远说,「熏然,老待空调房真的对身体不好,你看你虽然有着一半龙的血统,可毕竟还有一半是人类,体质上总得要好好照顾着才行,这不,上回闹了个肠胃炎,现在就忘记疼啦?」
「我那是一时不察跟着赵启平吃坏了肚子。」李熏然不满地哼了两声,尾巴也不放凌远腿上了,收回来捲着自己的膝盖弯,「早八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拿出来说!」
腿上顿时失去了重量和温度让凌远有些失落,他看着李熏然风风火火地吃完爱玉,然后赖在沙发上一个劲儿地喊热,叹了一口气后将手裡头没吃几口的爱玉递给了他,认命地拿起遥控机将温度调低了几度。
几乎是在一刹那间就革命成功,李熏然先是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紧接着就下意识地用龙角蹭了凌远一下,凌乱的捲毛和有些粗糙的角蹭在脸颊上有些搔痒,凌远一把就捉住了李熏然,结结实实地往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啵的一声荡漾在空气中,惹得李熏然红了脸蛋,他的尾巴抽搐似的抖了抖,随即捲成了一个圈儿。
结果温度调低好像也没什么用了,凌远怕爱玉打翻,还特地先将碗放好才把李熏然重新扑回沙发上,天气乾燥本该就要小心烛火,更何况还是整整一星期忙得连见面都匆匆忙忙,现在一烧起来就能燎原的乾柴烈火。
李熏然陷在沙发裡头,因为凌远舔舐着他的龙角而止不住地发抖,尾巴软软地绕上了凌远的腰。

沙发布被凌远扒了拿去洗,受到波及的地毯也被打湿放在了阳台脸盆上,凌远抱着冲过澡的李熏然躺在床上,卧室的空调呼呼地吹着似乎比原先的还要凉。覆着厚重一层皮的尾巴不耐热,没躺多久李熏然就刷地一声把尾巴甩出了棉被底下,凌远试了好几次都没法把棉被盖回去,只好也跟着化出自己的白色龙尾,把李熏然的小尾巴给捲了起来收好。
大概是很久没碰着凌远的本体,小尾巴一缠上大尾巴就不动了,依依不捨地纠缠了好几圈。
凌远发出了几声低笑,低下头去咬了咬李熏然的耳朵问:「想我了?」
李熏然被闹醒了,侧过身子,把脸埋在凌远的胸膛中闷闷地说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凌远没听懂,又接着把李熏然的后颈吻出一个又一个红痕,最后李熏然痒得无可奈何,咬着牙在凌远怀裡扑腾着承认:想,想,想,想死你了!

凌远笑眯了眼眸,化出自己的龙角,磨蹭上了李熏然的龙角,他哑哑地说:我也想你了。







-

谢谢大家上次的关心,远哥同款胃病终于在紧紧跟随一星期后痊癒了。

老凌龙:我现在是龙没有胃病。

评论 ( 46 )
热度 ( 402 )

© 强摘的果实不甜 | Powered by LOFTER